其实最近也没有特别令人振奋的消息

从台北回来以后就陷入了倦怠期,妈的五十八度的高粱果然不是盖的,走着瞧,下次在山东用七十五度的狼牙台收拾丫的

离开以前紧守灵台的最后一点清明写下了六张寄往祖国各地的明信片

写明信片这种事很有意思,就像解一个一一对应的函数

希望收到X的Y们都能够了解到我为了绘制这个绕过海峡的曲线图可是绞尽了一点儿脑汁哦

Paul的书终于要面世了,替他感到高兴,虽然万众期待,但我料定最后难免出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评价……

明年又会是怎样的一年呢?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