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http://www.fifid.com/review/1005340/

  《好奇害死貓》這種電影其實故事、劇本、畫面都不算極差,主創人員算是有心了。除了力不能及以外,這是部努力著往及格線上奔的國產電影。說它是一種國產電影行銷模式的探索,類型電影的嘗試,在商業巨片與藝術電影之閑求形式突破——尹麗川為之的托詞都不算錯。然而電影還是看的人雲裏霧裏——且慢,當然不是說情節,今日的觀眾群,別說這點情色色不起來,這點懸疑也實在是懸不動搖;還是不說情節,好萊塢電影的情節漏洞不比本片少。無聊當然無聊,但本片的貧血還是值得一提。
  首先,《好奇害死貓》算是都市電影。這是共和國電影中並不貧瘠但絕對貧血的類型。“城市”在共和國電影中從沒有得到很好的再現。本片亦然。片中的大廈、城市都是作為角色出現的。且和人物同樣符號。尹麗川說得對,很少有人能把上海拍的像上海,拍的像香港就不錯了。但是《好奇》也絕沒能讓人體認重慶。對於我等一些沒有四川經驗的觀眾,青泥石板路意味著任何一座南方城市。重慶的著名市井氣如同江邊的百尺豪宅和幾個符號般的人物一樣被架空,唯一流出一絲氣味的,是在去女情人家中路上的炊煙和江邊的燒烤攤。三四十年代的中國電影中是有都市的。“都市”在國產影片中的隱沒與顯現其實可以作為討論共和國電影文化的一條脈絡。
   第二,這是個絕對西方意義上的中產故事。相對中國人,往往覺得像“吃飽了可以靈魂一下”。極佳案例是《旅鼠》、《躲藏》……等等,淨是法國片。探索“當代人”(特指中產階級家庭)在後工業社會的迷失及生存處境。針對女性的就更多了,《恐懼吞噬恐懼》、《鋼琴教師》、《刀》……都可以放在這條線索上說。每個人都比千羽更壓抑無名恐怖。《好奇害死貓》呈現的是這條脈絡上人的處境。這是遠離此地觀看群體中大多數人的經驗的(與在西方恰恰相反),所以最基本的共鳴沒有。正如取自英文諺語的片名《好奇害死貓》讓人念一句:什麼東西!當然這並不能成為故事空中樓閣的原因。導演目的當然不是讓人仰望,保安劉奮鬥的角色,本來試圖呈現一種對富/女人恨羨交織的複雜心理,“當面數錢”這個性格特徵顯然有意味之。但是,太輕易也太刻意了。這個細節此處吃重過多,是文學性的失誤。
   第三,類型片嘗試。國產電影沒有類型片。這不是一個缺不缺乏的問題,而是為什麼缺乏的問題。類型電影需要的是背後一整套的相關產業甚或政治機制。不是一兩部影片帶張面具裝裝樣子可以解決的。影片出字幕時,讓人想起簡坎佩恩的《裸體切割》,那剛好也是一部類型片的藝術追求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