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化疗失败了,在保守和赌博中,她选择了赌博,如果再失败,医生说剩下的日子就不多了。

我没有打电话给她,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口,上周的某个晚上刚关上灯,眼泪突然下来了,最后哭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才昏昏睡去。她是我见过的好人之一,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悲观,这个世界好人是不会有好报的,这是生活的常态,与乐观与否无关。

我很想告诉她,我看过一部电影,北野武的花火。有时候死亡是可以超越的,那取决于最后时的心态。如果有几年的时间,可以陪家人和爱人走完最后的时光,那或许比明知失败的赌博要好得多。但是有些话无法说出口,因为你不可能也不应该告诉一个朋友放弃对生命的希望。就好像现在写这篇博客时,我既希望她看到,又怀有深深的愧疚和不安。

那个晚上我告诉麦朵,如果是我的话,让我选择保守的治疗。今天我又告诉了父母相同的话,虽然是不经意的口气,但是心里是很认真的。

有些照片在拍的时候没什么想法,直到某时某刻,你会发现它原来是为这里或那里准备的。我总混淆了北野武的另一部电影,那年夏天,宁静的海,花火里的夫妇最后是在大海旁自杀的,所以我总觉得它应该叫那年夏天,宁静的海。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