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说,游玩山水,亦复有缘。在上海待得时间不算短,却始终没有机会去周边游玩,反而是远离它的现在,倒是借着去逛世博园的机会得以看看自古以来文人骚客不吝笔墨盛誉有加的西湖。

到了杭州后直奔西湖,穿过城市的主干道,经过一段绿化带,就看到了西湖。

西湖真的非常美丽,远山近水,湖光山色。生长在满眼黄土的北方,实在难以抵抗饱满的要溢出来的绿。

image

绕堤的杨柳在阳光下是耀眼的青翠,映着湖水摇曳生姿,虽然已过了杨柳如烟的早春,浓绿的枝条也有着别样的风情。抬头远望层峦迭嶂的山头,浓淡有致,隐隐绰绰,真是水墨画中光景。站在断桥上,右边细瘦的保俶塔与左边敦厚的雷锋塔遥相呼应,保俶如美人,雷锋如老衲的说法还真有几分贴切。我暗自把原话换成保俶如美人受,雷锋如木讷攻更觉得应景。

然而旅游终归与旅行有着根本性的不同,浮躁的情绪置于喧嚣的游客中,也只是走马观花罢了。顶着烈日走了几个景点,便觉无聊起来。总觉得西湖美则美矣,却找不到文人笔下那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五步一亭十步一榭的密集度也让人窒息。

苏堤春晓已至立夏,曲院风荷才展新叶,至于断桥残雪、三潭印月,更是可遇不可求。一天的时间太过紧张,还要惦记着赶回去的火车,虽然人在西湖,却明显的感觉到疏离感。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虽然暗自嘀咕被那些天才广告人的文人给骗了,但还是首肯这话并非言过其实。从自然条件、人文气质、文化沉淀、经济发展等各方面而言,杭州都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城市,疲惫了一天后,坐在湖畔的长椅上,望着柳枝轻佻的抚弄被夕阳染红一半的湖水,耳边是远处寺院里悠长的钟声,傍晚慵懒的空气里香樟树甜美的香气暗香浮动,回过神来已是月上柳梢头……
image

若能如此度日,人可不慕仙。

但是,也许我不爱天堂一日游。

因为,总会掉下来的。

也因为,天堂这个词,总叫人觉得有几分无聊。

 

刚到杭州就被逆行的自行车刮破了手臂,又被本地的大姐姐很有主人风范的细心对待;在这个据说非常悠闲的城市里体验了这辈子坐的速度最疯狂的公交车,在火车站第一次遇到入站后不急不缓的走向站台的人流。

古人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是适合她的气质。而杭州,也许是个双重性格的外MS型的美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