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外边玩儿

每年春天,院子里都像突然长出来的小蘑菇一样多出很多在冬天中出生的小宝宝,还有见风就长一年更比一年高猛的骑着自行车的少年。以前大姐带孩子的时候,姑侄俩经常是一手泥满身汗地回来,现在姥姥接大头,就不大愿意他出去,总觉得还是在家放心,小男孩关在家里,少不了经常和老人有言语冲突,姥姥多次气得离家出走。

我趁休假带大头在外边玩了几次,也在中间回来一会儿,让姥姥看看不会有问题。大头胆小,我帮他找到一个大孩子带着他,他迅速融入了组织,晚饭后他也要求出去玩,跟他说好九点回来。逾时未归,我下去叫他,看见他站在台阶上,正指挥那个大孩子和他的同学骑车。他自己不会骑,但是给他们制定游戏规则:这一圈你们按八字骑,看谁先回来。两个孩子飞奔出去了,一会回来了,一只脚撑在地上,等他的令儿。他又说:“这一圈你们按八字骑,看谁骑得最慢。”两个孩子互相看一眼,说:“今天我们不玩儿了,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我又去找他,院里黑黢黢的,但很远就听到男孩子们的笑声,当妈的都有特异功能,可以从人声鼎沸中一下分辨出自己孩子的声音。我循声过去一看,大头和另外两个男孩子,一人拿着一瓶饮料,正畅饮呢,两个孩子另一只手还拿着一袋小食,大头拿的是冰棍儿。原来他们每人拿五块钱,每天轮流请客。我问大头请了人家没有,他说已经请了两次了。

第三天晚上出了点小事故,他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儿撞了,腿磕破一大块,闯祸的小孩儿跑了,他很生气,又没看清是谁撞的。我说:“万一有车撞了你,你一定要忍着疼挣扎起来看清车号,你记性那么好,一定要记住,我们好找他算帐。”他问:“那我都晕过去了,还要先记车号啊。”我说:“对,你先记车号,然后再晕,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说出车号。很重要的。”他说今天只是忍着痛骂了肇事人一句,我说:你看,又不文明,又没有用处。

此后我就不再让他晚上出去玩儿了。

又一天,回家姥姥说,他下去看,正看见外边的孩子们拿小砖头打大头,大头补充说他们骑着车从后边拿石头打他。我一听,当下七窍生烟,说了很多丧失理智的话。我说:“吃过饭你带我下去,告诉我都是谁,我给他们上上课!”大头说好。我问:“打疼你了吗?”他说:“嗯,有一个还打着我小鸡鸡了。”我的头顶马上响起了尖锐的小鸡鸡保卫战警铃,我问:“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从头说起!”这一问才知,原来是大头在那儿不知正干嘛,小孩儿过来打扰了他,他一着急就朝人扬了一块小石子。我听到这儿,立马颓废了,表示:“你看,这样就不好了。要用语言表达情绪,不能抬手就打,扬手就扔石子。你扔了石子,别人就扔石头,你再扔砖头,这样事情就一步步升级,最后就不好收拾了。行了,既然是你先打了人家,那我就不好下去了,就这样了。”

又一天,大头受邀去别人家吃生日蛋糕。那个孩子小时候经常欺负大头,大姐曾经跑到人家楼下,按着对讲机质问:“某某某!你为什么欺负我家大头啊!你怎么这样!以后不许你跟他玩儿!”我去接大头,知道得晚,也没给人备礼物,小孩儿妈妈还专门送大头下来,告诉我别的孩子都吃了些饭,只有他不肯吃。在晚风中我和她话别,深感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每年的进步都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