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帝都扬沙。
风起。
看不见天也看不见云,头顶上只有一片阴沉沉的灰黄色。到底是细小的沙土变成了尘土之云遮住了天空跟太阳,还是刚好在云层之下漂浮着尘土?
一样的路,一样的房子,一样的车子跟人,在充满浮尘的视线里,这城市变得有些苍凉的味道。单色电影的画面。
眯起眼睛走在卷起沙子的风里,闻到的是呛人的味道。勉强睁大眼睛,马上感到异物进入的酸涩。突然很想找块纱巾把脑袋严严实实的包起来。就是电视里那种好像头戴袜子抢劫犯的包发。
进大楼门,一抹头发,果然手上是黑的。昨晚头白洗了。很好很强大……

看了邮件。
为了奥运会,统计外来人口的工作已经开始。把暂住证的资料交给同事,突然想起来上上周末爸妈不在家时有人敲门,隔壁开门听见说是要登记外地人资料。不知道那些人后来有没再找上来。
去年北京整顿外来人口租房登记资料时我曾经向阿草草吐糟过,阿草草十分惊讶的说,啊?登记租房?我一直没觉得我们有什么区别啊。
当时心情好复杂。
一样的一起玩,一样逛街吃饭花痴上班睡觉,从没怀疑过对方是同类的事实。但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被提醒彼此的区别。
现在也是同样的感觉。

据说马上任务单会变多起来,目前这种十分诡异的闲适应该马上会结束吧?
突然舍不得了呢……对于我这个对什么都已经死心的人来说,奋斗什么的是很遥远的事情。
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每天有班就上,有休息就玩,有饭就吃,有觉就睡,不打扮不化妆,不谈恋爱不结婚,整天下班就窝家里捧着电脑玩,没得玩就捧着书看,什么也无所谓(除了必须挣钱养活自己- -+)。越发觉得自己变干物女了。Orz……
再干下去,就什么都没了呀=。=
↓↓↓↓↓↓
话虽如此,为什么你还要费劲巴拉的做52级公会任务呢?昨晚又快1点才睡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