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内部调整结束,其实根本不算调整,顶多就是重新进行了权力洗牌,这单位要说谁比谁好,抑或是谁比谁差,都是捣浆糊的营生。谁都有碗饭吃,或是再次庇护在大锅饭的树荫下乘凉,各也安生。
我的分在全部门的第三名,没人对排第几位敏感,反正没有人竞争,和和气气地念完演讲稿,回答几个问题就跑路。
然后,各执一方,开始新一轮的人性较量,如果,那是较量的话。
点都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