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周日晚上出差,下午下特大暴雨,跟老天爷往下泼洗脚水一样,我在雨中摇曳着冲回家取了行李又冲回机场,暴露在外面的时间不过2分钟,全身都湿透了。

  我认为飞机一定晚点,可是机场说没有接到通知。这还用通知吗?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了。照常登机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我特烦坐飞机的时候碰到后面座位的人总踢我椅子,看电影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对一切细小的声音及打扰都很敏感。有一次马文在我旁边用瓷搅拌棒儿在瓷杯子里搅水,发出不规律的“叮叮”声,当场被我喝斥了。   结果这次后面是个小孩,不停地折腾,一会儿出去上厕所、一会儿去拿作业本、一会儿又和她爸爸嬉笑打骂,把我的位子踢得“PIA PIA”的,我怒从心中起、恶从胆边升,一个大转身准备对其怒目而视用眼神杀死她,结果刚巧她又站起来上厕所(肾亏的孩子!),一个大背影连她爸一起挡住了,于是我只能悻悻地掉回头继续看我的“机上娱乐节目”。   上次来海南大概是很多年前了,早忘记了海口长什么样子及哪里吃饭比较好,但是记得上次来是吃足了螃蟹回去的,因此这次来也怀揣着这样一个信念。   同事小C带我去吃了板桥海鲜市场。那里是一个特别大的海鲜市场,有很多个摊位,每个摊位卖的东西都不太一样,有蛏子、贝壳、花螃蟹、膏蟹、肉蟹、海肠、鱼、虾等等,都是活蹦乱跳的,好像刚从海里面捞上来。旁边就是可以做饭的地方,排挡老板带我们买了三只膏蟹,以及其他一些海货之后就直接烹调。又便宜又新鲜啊,膏蟹满黄儿!让我怀恨在心的是,每个人只吃了一只。   第二天去吃一个叫做“拾味馆”的地方,在海口的国贸附近,吃大骨头锅的,一个热气腾腾的锅里面,白白的汤里漂浮着四块带骨髓的大棒骨!看起来就特别有营养。我们三个人去吃,两女一男,可是有四块骨头,怎么分呢?我很焦虑。后来,另外两个人决定男生吃两块,女生吃一块!没能吃到两块骨头以及三只螃蟹的这种遗憾,我一直带到了北京。   豆豆约我吃饭,我立刻约在新光天地附近的上海令达港骨头皇火锅,这次是我自己的饭局,我想吃几块吃几块。结果,骨头锅上来发现,是酱骨头,完全没有那种白白的骨头汤看着有营养,腻得要命,我吃了两块就完全不想吃了。不过那家骨头火锅胜在便宜,98元一大锅,够五个人吃的,饭后送一盆西瓜,真的是一盆。   在席间,我和豆豆还有蛋蛋拍着肚子愉快地聊天,而我心里则无比想念海南的大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