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旅行的时候每次回来都要用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来回神。渐渐地不会了,会很自如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又开始痛苦了。我一走进这个城市就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情绪。我又开始被琐碎的生活搞得支离破碎。我开始渐渐厌恶这个我曾经喜欢它的安逸的城市。我开始渐渐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些无谓的世俗琐碎所干扰。我开始和所谓的大人们越来越格格不入。以前还可以调整自己去服从去陪伴甚至去喜欢,我常常胡乱暗示自己我爱世界的每一个细节。其实我不爱。我一会儿和他们一样自得其所,一会又觉得世界可恶人类肮脏。我必须得找到某种方式却一直没有得到。我只好焦躁不安地起床洗脸安排我的琐事。不断地继续我矛盾的内心在爱恨间挣扎。

每次旅行都会带一本书。之前带得最舒服的是某次带的《旅行的艺术》和去稻城呆那一个月的《暗盒笔记》。
自从看过《荒原狼》以后,我就明白黑塞这个名字将会对我产生莫大的影响。我一生中最为激动和疯狂的阅读体验是这本小书让我完成的。我的泪流满面自言自语泣不成声浑身颤栗无法言语。所以这一次我带了他的《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和《悉达多》。后一本是准备在郎木寺看的,结果我没去。在重回敦煌的整个过程中我看完了《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结束刚刚好是在最后到达兰州的火车上。刚开始是一段缓缓的故事我不着急不激动并没有像荒原狼那样从一开头就浑身颤抖,可是看到最后,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就好像在对我说话,我甚至觉得那一定是在对我说话。我总是合上书又打开,放上很多小书签。我隐隐明白很多又觉得一无所知。我把震动狠狠地装满全心再等待一段长长的消化。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曾经神经病一样在自己的同学录上写自己最喜欢的书《红楼梦》,可是很坦白地说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完过。完全凭着自己的一种神秘感觉,觉得它很美,即使到我到现在还愿意这么写。不过至少现在,我可以写下一个我目前最喜欢的作家——黑塞,或者不应该称他为作家,而是一位诗人更让我觉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