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费利尼对话录》 作者:[意]乔瓦尼•格拉齐尼  邱芳莉 译
        我在莫斯科电影节《八又二分之一》首映时初遇叶夫图申科(Sergei Evtushenko),马上就一见如故,像是旧日同学一般。有人介绍我们认识,记者、摄影师全围着我们,等待听我们彼此会说的重要的话。翻译的人不敢漏听漏译,但我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具有历史性、重要性的话,我们无来由地喜欢了彼此。几年以后他到富莱金(Fregene)看我,我们像好友般倾谈。他在三天内学了意大利文。有一晚在海边他告诉我,在格陵兰(Greenland)一个冬日傍晚--格陵兰冬日长达半年之久--有个爱斯基摩人把放映机架在冰河中的船上,放了《卡比利亚之夜》(Nights of Cabiria)。每个看的人都很喜欢,也很感动,连北极熊也不例外。接着他说了一段很美的话,是我每一想到他就会想起来的:他说海豹温润柔和的目光就像他太太的眼光一样。我不知道对一个女子说她的眼睛像海豹算不算恭维,不过从那时候起,我对海豹的感觉就不同了。而且那是真的:它们的眼睛很美,里面有种折人心神的甜美,让人看了都不自觉产生罪恶感。
         我们沿着河岸走着,朋友们给抛在后头,他们的声音在幽暗的后面传来。夏天未到,夜凉如水,叶夫图申科还在一边吟诵诗句,却突然脱得只剩短裤,跳进水里去。等别人赶上来后都责备我不该让他跳下去的。大家拼命喊道:“叶夫图申科!”但前方一片漆黑,除了波光微漾、疏星几点外就是一片汪洋……该怎么办是好?打电话到海港警察局?苏联大使馆?找赫鲁晓夫?这时已有人在哭泣了:“他是个伟大的诗人!”说实话,我们都往最坏处想,因为他已经消失一小时了。我们已经决定要组织搜救队了,唉呀,你瞧,阴暗中他沿着海岸走了过来!他游了整整两公里终于上岸了,并且若无其事地问我认为塔索(Tasso)和阿廖斯托(Ludovico Ariosto)(意大利诗人)谁才是较伟大的诗人!好个“浪荡儿”!一个真正的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