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啊”是当年天狗在西祠创立的一个版,版号是140125,能够记下这六个数字,绝对不是因为我的记性有多好,而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数字会经常挂在天狗的嘴边上。开始这只是天狗推广“疼啊”的一种手段,渐渐地,这推广产生了奇效:在朋友的口中,140125竟成了“疼啊”的替身。
在我和天狗八年多的交往中,曾发生过一件让我们两人都很140125的事情。
2003年的某一天晚上,天狗和我一起在交道口附近的一家饭馆吃饭,在座的还有我当时的女友和另一位女网友。饭一定吃得很愉快,因为饭罢大家决定一起去麦子店那边的KTV唱歌。女网友又招来了她的两个朋友,桌子上摆满了酒,显示器上点满了歌。马兆骏的《会有那么一天》让天狗和我都很兴奋。
怎么说呢?现在想来,大概是女网友的两个朋友的什么事让我不爽了,在那两个人走后,我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天狗显然没有察觉,依然很高兴地喝酒唱歌,这更加剧了我的心烦意乱,于是我对天狗用大哥招呼小弟的口气说:“走吧,不唱了。”,天狗被我的表现一下子搞懵了,“为什么?再唱会儿吧。”他的不配合不给面子一下子激起了我的怒火,这时候,我干了一件卑鄙的事情:我无端指责天狗对女网友动手动脚。
我至今仍然记得天狗在那一刻的表情变化:错愕、不愿相信、失望、鄙视,八年后的今天,这些表情又依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像一块块碎玻璃尖在扎着我的心。迁怒已经不对了,更加不可原谅的是我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而无中生有,反戈一击。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一个正派的人的道德底线。
天狗离开了,走以前他对我说:“腻,我曾经说过多少次,重新来北京我认识了几个人:腻、鬼、浑,我一直把你们当成我的好朋友,因为我觉得你们都是内心非常干净的人,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不会再把你当成我的朋友了。”
因为事情过去了七年,我对当时情景的记忆可能不全部准确,但天狗说过的这段话的意思我却决不会记错,这是一段堂堂正正的话,一个内心真正干净的人说出来的话。
此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天狗和我在一些大饭局见面彼此不交一言。
直到某一次饭局后的“水色”,我走到天狗面前,说,喝一口吧,对不起了。天狗原谅了我,也原谅了我没有在那一刻说出事实真相。
在2010年1月16日凌晨的广州,在写下上面这段文字的过程中,我的内心充满了挣扎,尽管从去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产生写天狗的念头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把这件事做一个彻底坦白,但此刻,当我真正坐在电脑前,把自己灵魂中曾经的丑陋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上去的时候,恐惧、纠结和一些无可名状的感受依然会一次次地冲击我的内心,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停下来,吸烟、踱步,深呼吸,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而干这些事似乎只是本能地想延缓什么的到来。
终于写出来了,可我并不感到轻松,说出真相并不意味着脱罪,我们都已接受或者即将接受惩罚。说出真相只是为了未来,只是为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能拥有一双更干净的眼睛,并能用这样干净的眼睛注视朋友,注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