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佛前的一只鱼。
  沾染佛经,享尽人间香火。安静地游弋。
  佛从来没有低头看过我。我只知道佛一直高高在上。他要普渡众生。他要倾听凡间种种。
  我几次用敬仰的目光,抬头看着他。祈盼他为凡间忙碌的目光,可以在某个瞬间从我身边轻轻掠过。只要轻轻掠过,哪怕会生长出寂寞且纠缠的青藤。
  来烧香拜佛的人许多。
  信男善女。求风调雨顺。求五谷丰收。求榜上有名。更多的求姻缘。有时候听倾佛念叨:“千里姻缘一线牵。”似乎,这事应该月老去做。佛不过只是偶尔帮帮小忙。
  我开始有了自己的心事。
  我不敢再以灼热的目光去敬仰我佛。也不再欢快游弋。我学会了庸人自扰,整日叹气。
  修行未满,我逃出了佛地,转身化作了一个凡间女子。藕色心字罗衣两重,我决定去把凡间走一遭。
  鱼尾化做双腿,学人走路。我的脚疼痛无比。一不小心,差点摔倒。“姑娘,小心。”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我。还没看见他的模样,我已经为他的声音怦然一动。似佛诵经。我抬头,差点惊叫。难道是佛也化做了凡人?我的眼眶里堆满了一种叫眼泪的东西。
  见我楚楚可怜,孤身一人。他收留了我。
  他说,凡事皆有余。于是,给我取名:小余。
  我欣然答应。现在,他是我的主人。
  主人家中就他一人。主人喜好不多。最爱的是诵读佛经。无意恍惚之间,我常会把他当作佛。但我知道他不是。
  我在主人的眼里读懂了怜惜。若是今生托付于他,应该也是一件美事吧主人终是牵了我的手。说要前往感谢老天,感谢佛赐予良缘。
  我犹豫了许久。害怕在佛前,前尘往事一并回来。
  主人却以为,小余害羞了,如娇羞的小女子。
  烟花三月,正值春季。
  前往佛寺的人许多。我竟觉是在奈何桥上走了一遭,等了千年,忘了喝孟婆汤。
  我的手在主人的手里热汗一阵。
  主人与我齐向佛叩首。我不敢抬头。
  心底一声轻叹。主人,能与你共结百年,是小余千年修来的福气。
  “大胆妖孽,竟敢私自下凡迷惑众生!”一声怒喝,主人居然化作了佛。
  原来如此。
  原来只是月老可怜我对佛的一片痴情。
  原来主人即是佛,佛即是主人。
  原来主人即是佛,早已知道我即是妖。
  原来如此。
  两行泪下。
  我跪在佛前,低头不语。
  我不祈求佛会大发慈悲。此时,我终是参透了主人说的,“凡事皆有余。”一切只怪我太过贪恋。
  我仰头倔强地看着佛。
  藕色两重心字罗衣,湿了整个烟花三月。江南的柳絮。
  我问,佛,若不是你也有意,月老会错成这段缘?
  佛闭眼长叹一气,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妖终究是妖。”
  佛说:“我佛慈悲,妖孽不有何话要说?”
  我冷笑。佛,你是我主人的时候,怜惜小余,体贴有加,也贪恋温柔缠绵。殊不知若不是月老牵线,我自是无从得知,我佛也有凡间男子一般的情愫……
  佛一声怒喝:“大胆妖孽,迷惑众生还敢强词夺理?永世不得超生!永世不得超生!!!”
  我笑。
  佛,是我错了吗?
  喃喃自语。
  佛,可否念在旧日情份上,让小余自寻一份好归宿?
  佛惊愕。
  佛可以忘记一切,小余不可以。佛可罚我永世不得超生,我只想求佛一次,让我做一只木鱼,可否?
  我终还是说了。我依然想陪在佛身边。即使做一只木鱼。即使终日受他人敲打的疼痛。
  可知,疼痛即是记得。
  我不过,不想忘记。
  佛转身,应允,不再看我。
  我成了一只木鱼,日日夜夜,疼痛。日日夜夜,记得。
  不知何时,佛闭了眼睛,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也许佛记得,也许佛忘记。
  反正,佛不再睁眼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