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琴童家长说起琴这件事,总是会有各式各样的响应。

 

至今为止,我没有遇到过一个不喜欢音乐的人。不论他是谁,车里都有几张CD, 口袋里都有一个会唱歌的手机,不论他是谁,中学的时候都有过一个歌本。

 

各种形式的音乐,都有它的欣赏者。少数民族的歌在电视中听着隔膜,但如果有机会去旅行,在青山绿水中听他们放声歌唱,自己就也想翩翩起舞;蔡琴的声音如醇酒,边开车边听却容易打盹,但有人就说他女儿幼小时,听蔡琴就不当夜哭郞。我妈妈不懂英语,也没看过人鬼情未了,有一次她半夜突然醒转,发现收音机没关,正在放那首主题曲,她听着听着,忽然心中难过,落下泪来。所以音乐不用翻译。

 

真正有音乐天赋的人我也有幸认识三个。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精通一样乐器,分别是钢琴、琵琶和吉它。他们都自幼年时就经过严格的训练,全都为琴挨过打,他们弹琴的时候,就化为音乐化为歌,也不知道是琴是他们还是他们是琴,总之我喜欢看他们音乐附体时的样子,比起他们,我只是一个通俗情歌儿爱好者。

 

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心,未被音乐安慰过。所以那年,当小儿大头说:“我喜欢音乐和美术课”,我简直高兴地想哭,但是马上谨慎地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粗暴地毁了他与音乐的这种美好的联结。

 

就在上周,大头在钢琴课上受到严厉批评。回来我问他:“为什么老师给我打了电话,发生了什么?”(对,我有点话剧腔)他说:“因为我没好好地练习。”

 

我说:“宝宝,你站到窗前看看,在这条街上每天走过一千人,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懂得识乐谱的,你知道吗?”

 

他点点头。

 

我又说:“如果你对学琴是像学跆拳道一样,我不会强迫你去学的。相反,你喜欢音乐,对吗?你真心喜欢音乐。记得那些日子,我开车送你上幼儿园,你跟着CD 一直唱歌,听完一首歌咱们一块说真好听吗?”

 

他点点头。

 

我说:“ 将来你到了妈妈这个年纪,遇到困难的事,不一定能够有人能陪你每天打电话,你没人说的时候,很可能会发现,钢琴能让你好受点,能帮你排解不好的情绪。”

 

我怀疑他有点想问什么是排解,不过他还是点点头。

 

我说:“你看,这个琴呢,是姥姥姥爷给你的礼物。你记得姥爷生前最后一次来听你弹琴吗?去年夏天?”

 

大头忙点头。我使劲压抑着难过说:“你知道啊,姥爷那会儿记忆力已经很差啦,刚发生的事都不记得,但是他来听你弹了琴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跟姥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头钢琴弹得不错!嘿!”

 

“所以说,你通过音乐,可以带给别人的感动和高兴,是非常珍贵的礼物,有时候,那个人,一生只能得到这么一次,你明白吗?”

 

不用说,大头第二次回琴的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打叉的得了贴纸,REVIEW的得了表扬。”

 

星期天的午后突降大雨。大头害怕,要求把窗帘都拉上,我就打开灯说:咱们开钢琴演奏会吧?他拿出琴谱来哐哐弹了十三首,我只听见四首,其余时间我睡着了,醒来我看见他期待的眼神,忙说:“真美!妈妈都睡着了。”

 

上上周当然不是他回琴表现唯一差的一次。每次我都说:“你看,你骗书,书就骗你。”他弹的好的时候,总问我:那什么时候我不用学了呢?我说哎哟这个东西啊,恭喜你,你倒了霉了,一辈子都没有学完的时候儿了。

 

他弹得好的时候我就鼓励他:“照这个进度,九岁的时候你就可以在酒店大堂弹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