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告别这个家已经多久了,我开始决定一点一点像把掉下的果子吃掉一样,看看我的辛勤的作品。在校内也是,我觉得这个是随心的。
  听到一首歌曲,突然就打开了现在的博,好多的文字都已经无法寻找了,我就像是一个残忍的啊爸,醒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儿女都已经远去。
  20,21又过了一年又一年。这些是我认识社会能标识的砝码,但是我面对他们的时候,有一点点的胆怯。奥运结束了,我也了一种力量的鼓舞,可能这个是我的特点,总是在那些盛气凌人的目光里找到他们背后的辛酸,这是一种对顽强和对不屈的发泄,那么,那些小小的松腿也就只是一次缓冲罢了。
  就这样你连看也不看,想与你无关,像是只有我还可以承受,这误解的遗憾,真是好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