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翻blog,数数真是俩周了,紧张平稳的两周。没啥大事,特别事,就是过日子呗。
工作上不如意,回头叨叨两句,一宿觉就过去了。
经常在七八九点在小区走步,后来查步,正正好好一圈1000步,走个五六圈。这样也会有惊喜,一天看到小区临街门市放礼花,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据说5个门市都是直接付清买的。礼花放了好久好久,以至于后来后悔没取相机的,回家两趟也来得及。还有一天,遇到露天电影,搬着小凳,和一群小朋友一起看会电影。
日子就chua~chua过去了。
生日更是在平静中度过,耍了两下赖,收到若干祝福,小心翼翼收着,岁数越大越低调。
还有什么呢,到了吃虾蟹的季节,北方不讲究什么大闸蟹,哪产的。小时候就吃这些的,大了才知道原来有的螃蟹那么贵呀。
东北风格的吃法,就是蒸,直接吃,亦或者腌,生吃。
我们这也临海,还有水稻,所以河蟹和海蟹都肥都美味。
还有些海货,可能别处都不见,有一种叫玻璃牛的类似海螺的东西,用葱姜蒜盐煮了后,用大头针抠出来吃。
犹记得有一年佳佳来我家,我给她讲这东西什么样,恰巧有人卖,就买来些,结果扣一个,她就受不了了。不过佳佳连蝉都不敢吃。

image
哈哈,可能真的有人没见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