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给粟智过了一个平淡无奇的生日。说是平淡无奇,事实上也约了几个朋友小聚了一下,算是个理由,还不小心出现了两个蛋糕,照例玩了无聊的游戏,照例有那么多笑声,照例我拥有那么充实的幸福感。今年是我认识粟智的第八个年头,每个生日都陪他一起度过,01年时在渔湾市的小房子里我们偷偷点了蜡烛,给他惊喜,祝福这个刚认识的朋友;02年他忙到很晚,赶来河西和我草草的吃了一顿饭,那个时候貌似心情down到谷底,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吃完后各自离去,忙碌着各自的琐事,过着记不住的生活;03年在石竹的家里锣鼓喧天,一起吹蜡烛的时候有点想哭,但我最终没有哭,不是我的生日,我瞎起什么劲;04年我们在北京过,我和刘彬下厨,小小的房间里似乎坐不下那十来号人,那时不懂,还用微波炉热茶叶蛋,最后一声巨响,成为那个生日最深刻的记忆;05年狂欢,那时开始过着这改不了的狂欢生日趴,苗苗一身火红是那晚的噱头,只是那个年头还不兴炒作;06年的生日是再见放放,拍下了我们人生最丑的照片,可恨的是我一直还留着,时常拿出来提醒各位,我们并不是俊男靓女;07年在新家,安居乐业的起点,当然也是我们人生新的开始,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开始,我用这个信念支撑我到如今,但实际上,那个生日也是一个结束,关于我和另一个人的结束,因为发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而被我永远记得。我记性好得让人毛骨悚然,很多事都敢说我永远记得,这不是坏事,只是会有一些背负,一些背负也不是坏事,因为对于我而言并不会成为拖累,我该怎么走,仍旧怎么走,该幸福,就会幸福。人生长长短短,谁都逃不过“应该”二字,我们偶尔有不甘心和埋怨,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不该。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许是因为太久不写东西的缘故,却还矫情又固执的保留着博客这个小地方,我猜测自己仍是因为虚荣,总觉得还有些人在关心我、关注我,或者,在意我。我早已不是作家,也不再有所谓的文学的梦想,然而我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多糟糕,在我更年轻的时候我出版了很多的作品,再早一点时,我想都不敢想,而后来我都做到,那也无怨无悔。人生应该多一点经历,多一点创造,当我放下那个身份,放下清高,我才发现自己可以这样,可以那样,可以做很多以前我以为不可以的事情。我不是偏激的人,不具备愤世嫉俗的气力,偶尔也缺乏一点原则,所以我才会这么果断,这么决绝,或者说,这么随心所欲。是的,因为我应该如此,所以我才会如此,这些,都是非常幸运的事。
  公司到今天,时间很短,但进展非常顺利。从来不是事业男的我,却也越来越有向上的欲望,我觉得是好事。成全自己,成全别人,大家一起做出成绩原本就是很愉快的事情,既然是愉快的事情,又是我有兴趣的事,实在没有理由拒绝。我只想说我们还有更广阔的未来,这样说很官方,但事实真的如此,我们的每一年,感情越发稳固,步履越发坚定,而且我们的生活质量也逐渐接近我们理想和需要的状态,这很好,不是吗?晚上和燕子见完面,我载着粟智、徐阳和洋洋,从好运街到瞰都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我却想了好多好多,可归根结蒂我想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现在很好,非常好,我要珍惜。你们也要这样想,真的,若干年以后我们会怀念现在,在我们刚刚开始的此刻,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记住的,我们所说的都会成为未来的纪念,而我们的感情,也会像这些年一样,永永远远,长长久久的茁壮着,延续着,就像我写的这篇博客一样,絮絮叨叨的回响,好像以往我痛苦时,都有人陪在身边一样的安全和温暖。
  在这个无法被纪念的凌晨,我失眠了,写下了上面的文字。我知道正在看的你,无论是否认识我都一定会支持我,支持我们。因为我知道你会是一个见证者,也会是一个祝福者,恰恰这是我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