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冬天的挣扎总是开始于这冬天将尽未尽之时。每年的2月和3月,看不见橙色阳光的日子长得可以用周或者月来计算。“这一周都下雨呢。”“是啊,都下了半个月了。”“哦,天气预报说,要下到下个月中呢。”闲聊时的开场白通常是这样的无奈,然后大家瞬间拥有了共同的哀伤,于是心更近了一步似的,挽着手贴心进入主题。生活在四季分明纬度的人们,对于天气的走向永远比对即将上市的新装走向更急于了解,当我蹲在衣柜前发呆,叹气着永远少件要穿的衣服时,其实我是在哀叹,这大地永远少一天出太阳的日子啊。

心里被冷得一惊一乍的时候,最羡慕那些冬眠的动物。二十四节气里的惊蛰,光看字面都觉得生机勃勃,仿佛一缕强有力的阳光,直射进入山洞、泥土、树根,晒得大大小小一窝窝形态各异的生物们再也睡不着,吵着闹着推着挤着也要脱离温暖的洞穴,奔向更温暖的阳光下——能被阳光惊着了,该是多美好的骚扰啊。

这天太冷了,我总是在心里想着,天气暖和了,我要好好陪儿子去草地上奔跑;天气暖和了,我要好好看一本书;天气暖和了,我要好好写一篇文章;天气暖和了,我要好好去郊游;天气暖和了,我要好好悲伤一下。。。悲伤,难道不是需要一个好天气,才能一气呵成地悲伤吗?不然,我刚把情绪调动起来,一个寒颤,一个喷嚏,一个忍不住骂出的“太他妈冷了”,都会破坏掉这想要好好悲伤一下的气氛,让那份顾影自怜的心转而投向了憎恨天气的共同仇恨中去,小我变作了大我,只能洗洗睡了吧。

春天是个念旧天,念的这份旧却是年年岁岁花相似的那份旧。盼阳光久盼成疾,就开始思念那些好春光里的林林总总,怎么那么美呢,怎么那么快呢?唉,回忆都是用来永垂不朽的,还好阳光年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