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最甜蜜的恋人应该把自己的鼻屎掏出来,放进对方的鼻孔,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可惜我没有鼻屎。因为我是一只狗。这不是在写小说,我真是一只狗,一只玩具泰迪,大的品种上叫贵宾——我有一次看见宾馆门口挂着“欢迎贵宾”莅临,欢天喜地跑进去,结果看门的拦住了我,我怎么跟对方解释,我就是贵宾,他们都不准我进去。这些说话不算话的人类。

轰轰烈烈写完鸟两段,
人家杂志就出来鸟。
熊总滴拖稿症,
看来
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