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前,也就是1990年,妈妈带我来北京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就是,我们站在某街口,准备去火车站,妈妈突然说:“你站在这里等我,我的鞋子忘在招待所里了。然后6岁的我就站在陌生的北京人来人往的街口,等了很久。估计那时的1分钟相当于1小时。于是我就慌了,也不知道那里来的胆子和记忆,自己走回我们住的招待所找妈妈。小朋友一定是有某种特殊的记忆方式。走到我们住的房间发现妈妈已经不在那里了,一身冷汗。正当我觉得自己彻底走丢的时候,妈妈从走廊另一头走来,所以现在才能在这里写东西⋯⋯

妈妈来北京看我,随后去探望天津的朋友,说好今天回来,结果我等到下午8点,期待能给我烧些什么。等到8点半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打点话给妈妈,顺便关心她是否走丢,结果她说我今天不回来,周二再回来,只是提了一句”煤气关好⋯⋯ 于是我的晚饭  就以两个农心方便面解决。

但是记得以前上班早起,早上高峰很难打车,我和妈妈一起出门,在一个十字楼口,妈妈可以以50m冲刺的速度飞跑到马路斜对面,为我拦下刚下客的Taxi,我自己都看得惊呆了⋯⋯

估计狮子座得妈妈都是这样 high的。

工作颇忙,简言之,fall to rise.

Now Playing... The Teenagers | End Of the Road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