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有泪不会哭,只是仰天长啸矣

 image

老英雄赫斯顿走了,45走的。居然上周才知道他去世了。老英雄长的太正派了,演的角色不是圣徒就是骑士而且每每令人印象深刻~还记得他在瓦伦西亚城楼上对着士气低落的军士们高喊“明日我随你们一同出战”时的豪迈;记得他对法老说“让我的人民离开”时的坚毅信念;还有宾虚,我永远忘不了基督向他伸出手时的场景··现在,马场的尘埃落定,骑士在天国永享宁静。

 image

仁慈的天父啊,
   image

伸开双臂接纳这圣洁的灵魂吧,
   image

不管白天黑夜,虽死犹生。

 

我常对人说自己最喜欢3个银幕形象,那是从我小时候看电影就扎根的形象:史泰龙的兰博,阿诺州长的终结者和查尔顿赫斯顿的艾尔熙德。阿诺的T800保护小约翰的样子,小时候只觉得充满了想象力和cool。长大了才明白那是父亲的形象。赫斯顿的艾尔熙德小时候觉得无比骑士无比潇洒,长大了才明白,那是浪漫和理想之刃。至于兰博,那时觉得真汉子总是孤独的。现在看看,那其实是我自己的倒影。

 image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

很多人听我谈及信仰过程时都觉得那只是一个巧合,我却觉得那是一种必然,虽然想法早已有之,主是在我最低落的时候找到了我。我能怎样呢~试着哭泣时,发现自己只能笑,大声地笑。哇咔咔咔咔

 一年过去鸟~隐约记得去年这周的周3是我归正的日子。于是把这点回忆录和缅怀老英雄的文章整合到一起来写。唉,我的文章从来都沒有主题或者是干脆多个中心无轻重地扯,而且是那种扯着扯着就没感觉的不知道怎么扯的玩意。还加了一大堆图片~~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