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之前,我也是在这样一个淡灰色的光线里醒来,遇见一个上海的早晨。


image
这一大片长满草的荒地,将成为又一片小区,还是一个公园?

image
街角。上班途中、买早点的人们。在东京,我可从未见过掩映在梧桐绿影中的罗森。

image

五原路,夜。这一带住着不少外国居民,甚至有一家国际幼儿园。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宋庆龄基金会就在左近(五原路314号)——很多人在《建国大业》里见过它的样貌,一幢乳白色外墙的三层小楼。

image

路灯光下的树影。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