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还是个长情之人哪。

虽然小歪现在连贴首歌都各种麻烦,改过版的编辑器不管怎么按都跳不出一坨代码窗口来。但我还是做不到把叉整个儿扔掉那么潇洒。

由此看来,我还是个心肠不够硬的人,注定要比那些能随手把回忆压缩打包成一坨加密RAR文件并封存的人多一份辛苦。

这样也没啥不好。多年的自我斗争经验教育了我,要勇于接受自己无法改变的东西,譬如某些个人特质(我不是说拖延症= =

//

微博写太多,几乎不会讲稍微长点的话了。这样下去太没意思,在实名之前,还是继续博客吧。或许也会考虑自架窝。

大概到时候真的不能评论了,也不会在渣浪上留什么联络方式。从饭否一夜间关停开始,就已经默默习惯了Great FXXK Wall 下随时会鸡飞蛋打的Web 2.0 世界。

江湖再见的意思是,不如不见。

他日有缘,山水自会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