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大淘宝、大京东、大魅力汇、大当当,大我买网,大这大那,我就很少去商场逛了。想起大头元年前400年,下班跟闺密约在商场见,逛、挤在试衣间中、逛、换券、逛,最后我们找到未打烊的饭馆清点战利品和啾啾啾。从十点半开始,服务员开始客气地去各桌问还要点些什么吗,客人逐渐散去,终于来到我们这桌,我们往余下的另一桌一努嘴,您先结他们的吧?服务员笑着说:内,内是我们老板。 现在我已经不怎么去商场了,去也是直奔超市, 顺便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再回去到网上找,据说英国已经专门为这种行为发明了一个词,叫showrooming. (大头小朋友,你看,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世界各地每年都会有新词涌出, 多么不明觉厉是不是?)

 

这天大头把腿上那条老好运动裤摔破了一个洞。他虽然羡慕我最久最常穿的牛仔裤上右膝的那个洞,还让我专门在他的新牛仔裤上剪了一个,但是运动裤上破一个洞就很不好看,我找出JULIA送他的一条NIKE豆绿色细腿布裤,一看,长短都合适,因为JULIA家的大球就比我们大18天,两个孩子高是差不多,但裤腰那里,我给JULIA打电话:“裤腰能塞一个和面盆!”JULIA很不以为然:“什么?那不是有松紧抽带的吗?”我说:“对! 都抽起来了还能塞一纸巾盒儿!”

 

这样看来,竟只好专门去商场买了。童装总是跟玩具柜台在一起,商场太坏了。大头吹呼道:妈妈,我能买个玩具吗?我说咱们先去买裤子。他表示嗯嗯嗯。我说那好,你在这儿看看,我去看裤子,一会儿你可要过去试。

 

我看好了裤子,来找他,看到他正蹲在地上,捧着半人多高的一个大乐高盒子在傻笑。“妈妈,这是10664哎! 我能买一个吗?”我说:“不行。上次我。。。上次圣诞老人给你买的,你才搭了一点点呢。 那也是一大个。”他很失望:“可是那个不如这个好玩儿,而且我也找不着了。”我皱眉想想,也不知放哪儿了,我说:“我看,你得及时收起来,不然摊一地,他们爱收拾东西的人就不知收起来放在哪儿了。”售货员过来笑着说:“他一过来,就让我找10664,我找了半天,还真找着了。”我对她笑笑。想起上次大头一眼相中10664竟是去年冬天的事了,我跟他说回头圣诞老人会给他的,但是圣诞老人记数字哪有像他那么清楚、过耳不忘的,送来的不是这个。我问问价格,680.这么贵?!但是看着大头失望的眼神,我也知道他知道我又要说回去给你到网上买,冬天我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我大手一挥,开票,包起来!带大头去试运动裤,他边试边满意地说:这个棉质的真舒服,我就不喜欢早上一起穿上牛仔裤,这个棉的是多么舒服啊。我大手一挥,一灰一蓝,开票,包起来! 售货员问我会员卡办不办一个,我说不用办了,也不常来。交了钱回来,看售货员跟大头聊得喜笑颜开的,把两条新裤子交给我,还说下次来报手机号就行了,我一看,大头在她的本子上把办会员卡的资料都填好了。生日那栏把他的生日和我的生日都写上了。

 

第二天又陪大头去买鞋,他脚上这双已经穿了两年,都破了。我觉得再也没有比一双破球鞋更让人觉得邋遢的东西了,很大方地跟他说:娘给你买两双! 大头只喜欢蓝色,我们买了一双,回来在京东想再买一双红的,或绿的,或橙色的,选了半天,犹豫半天,还是给他买了蓝得不能再蓝,通体都蓝,蓝面加蓝道的一双蓝鞋。我是这样想的,固然多一种颜色更加有趣,但是就像我只喜欢黑色的运动鞋一样,人家硬要送我一双橙色的,那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