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有一篇文章叫《爱谈人生是一种病》,说他以前爱谈人生,后来有一次跟一年轻姑娘大谈人生,结果听到姑娘在背后跟人吐槽“有个二子跟我谈人生呢,俩小时还没谈完,那人肯定有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我觉得爱谈人生没问题,问题是不能逮谁跟谁谈。孔子他老人家早就告诉过我们,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

不过即使不是知者,做不到不失人亦不失言,其实也没关系,做好失一样的准备就行,别太当回事儿了。

 

 

 

吴军在《好学校只教一件事》里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美国名校普遍奉行的通识教育(让学生了解世界,拥有应付复杂生活的本领和实现自我价值的信心),会给学生的人生长跑带来持久的后劲。

他举例说,美国曾统计过各大学毕业生的入职年薪,前 10 名,除了工科较强的斯坦福和以商科见长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是综合性大学之外,其余清一色是理工大学,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常春藤名校都不在其列。但对比 15 年后的薪资情况时,那些以通识教育见长的大学,如:哈佛、普林斯顿就挤进了前 10,超越了以工科、商科为主的大学。收入虽然并不是衡量毕业生价值及大学好坏的唯一标准,但至少可以说明通识教育的重要性。

他说,有了通识教育的基础,一个人能走多远,取决于热忱(包括服务社会的意愿和对所从事的事业的喜爱程度)。英美名校在提供通识教育的同时,还以相当的自由度、包容度,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找到适配的方向和兴趣。

结论是,所谓英美名校只是做了一件事:(以通识教育)引出潜藏在孩子内心的智能。一旦学生拥有了持续一生的学习热情,它的教育工作也就此完成了。

 

我就想质疑一件事,即,常春藤名校毕业生毕业15年后收入高于理工大学毕业生,能说明(哪怕只在某个侧面说明)通识教育的重要性吗?

名校生十五年后的收入更高,会不会是因为即使他们没有一毕业就进入高薪行业,但能进哈佛耶鲁等名校的学生本来就普遍比普通理工大学的学生聪明、有能力?会不会是因为那些把子女送进常春藤学校的家庭能够给子女提供的资源和平台本来就不是普通理工大学学生能比的?再说,难道其他理工或商学院真就完全不搞通识教育了?我很怀疑。

当然,持续学习总没错,不打算质疑这个。

 

 

 

接着吴军老师的话题。

skiptomylou(一个在投行工作的人)在知乎上提出一个论点:人的生活就像投资品价值一样,是存在均值回归的。那个均值,就是你内心最深处的冲动,是你真正的欲望,是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说,我的成长经历,是一个非常标准的中国学生成长经历。进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中考区排名前10,高考分数也足以排入第一梯队。复旦辍学出国,去北美最好的大学。直到大学的时候,我都认为社会的金字塔就是这样一层一层的筛选形成的。的确,至少从一个校园里的学生的角度来看,中考的失败者们,高考的失败者们,出国留学去了一个不那么知名的大学的留学生们,相比于人大附、清华、哈佛的同龄人,他们被排除在了某一种可能性之外。这种残酷的独木桥就是多少年来鞭策我们每一个人时刻不敢松懈的原因。

他说,然后我发现一些在校时候成绩非常优秀的、毕业以后也顺应着期望去投行拼死拼活的,慢慢的受不了了,离开这个行业,去做其他压力小一些的行业,在美国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一些教育背景一般般,但是上学的时候就特别“折腾”的同学,回国创业,现在已经小有所成;一些接收父母生意的,干不下去,最后公司卖掉的也有,倒闭的也有;也有一些毫无背景的,工作之余勤勤恳恳的爱好着自己的写作,现在成了小有名气的作者。

他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一些学生时代看起来特别优秀的人,后来成了特别平凡的人,而又让那时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些人,后来做出了一些似乎超越了他水平的事情。

他回答说,我想这样东西在今天和在两千年前是没有区别的。那就是你的渴望。

他展开说,我在这里不是要judge任何人的生活选择。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求仁得仁。平淡生活也好,激烈拼搏也好,只要最终你获得了你想要的,所有的生活都值得被祝福。但是我最终明白的是,人生任何一个阶段的“筛选”都只是一种形式,别被这些一时的标准迷惑。定义你最终归宿的,一定是你能力和欲望综合的那个真实的你。因为即使你毕业的时候成绩优异获得了一份高薪高压的工作,如果你是个不那么野心勃勃的人,那么你早晚会被压力逼迫离开这份工作。

残酷的社会压力逼迫我们通过复制所谓的成功道路来获取社会资源,而完全忽视了人的内在动能才是决定你位置的根本因素。这些东西最终会决定你愿意为什么奋斗,最终会决定你对一份事业的热情和责任心,最终会决定你把自己放在什么样的位置是舒服的,最终会决定你人生的意义。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复杂,不见得立刻就有答案,这些问题的答案还是不断变化的,这些问题需要你以自己和世界的样子互为对照,去不断地追问,你会不认识自己,也会不断地重新认识自己。

他最后的结论是,世俗的选择永远都会给努力的人以入口,也永远都会给想离开的人以出口,只是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那么认识自己这件事情,恐怕越早开始越好,因为越早,你就可以以越小的代价去选择你是应当离开,还是应当留下。

 

 

乍一看很有道理,而且很合我胃口。但仔细想想,其实还有别的道理。

我同意内驱力很重要,但目前没有这份内驱力的人,是不是就应该早早离开呢?人生任何一个阶段的“筛选”是不是都不那么重要?

我觉得未必。如作者本人所说,人可能是会变的,对一些问题的答案也是会变的。所以,即使是对认为自己没大志的人来说,在人生的前半段努力跨过某道门槛,不被排除在某些可能之外,也是更好的选择。

毕竟,要放弃某个已有的东西只是单纯的选择问题,但要得到某个没有的东西,就不是只靠主观意愿那么简单了。就像从投资银行辞职以后想靠政府补助混吃等死容易,还是高中辍学以后一直混吃等死忽然想进投资银行容易,是显而易见的。(虽然这两件事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性一样小)

当然,也不用推到极端。生活中总需要放弃一些东西来得到一些东西。只是,对此刻的我来说,有些道理很对,但有些道理更重要。比如,轻易说出我无欲无求所以要离开,这很容易。但这是真的吗?这真的不是逃避现实状况,逃避辛勤努力、逃避追求却失败这一可能的借口吗?离开可以,但要知道离开这儿是要去哪儿,不能只是为了离开而离开。

PS.当然,如果当下真的确定,将来却真的后悔,要付出大代价,那也没关系,只要不是自我欺骗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