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无比纯洁的午后,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一切都和童年的某个时刻一样。正午,安静而慵懒,但就是在这种空气里,又似乎酝酿着蠢蠢欲动的某些心情。

只有老奶奶在街上转悠,手里牵着孙女,谈论着女儿昨天去剪了头发。

踏上已经走了将近七百遍的回家的这条路,天空那么美,我知道,在周日十二点的时候,附近教堂会响起钟声,我曾经在建筑外偷听年轻人唱歌,那歌声如同这个午后一样纯洁。

这一刻,我觉得幸福。我拍下我的窗前,拍下小路,拍下我自己。尽管我就要离开,但是空气里并没有所谓的离愁别绪。我将之权当一种鼓励。

我今天真快乐,读了一本好书,一个不认识的人从他的书里钻出来和我聊天,我才发现,凝视并非只是我特有的爱好。我也希望能够像他那样一次次地坐在山脚下看冬天,夏天,春天,日出,日落。不过,我竟然有一年的时间看一棵树变绿,变黄,我已然觉得幸福。

天气真好,要出去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