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我亲爱的小姑娘,在第一时间迅速抚慰了我。

玉米的票从来都是血泪史。如果每次只要考虑个人的票,根本无需揪心,但人从来不在真空中活着,我还有朋友。

这次的票尤其艰难。几条必达渠道都折了。

最后还是拿到了寥寥几张票,很艰难的过程。

你不但是我朋友,而且我一直感到欠你人情。所以在第一时间确认后,我把排数告诉了你,而且说了,虽然不理想,但是这是我手中最好的一张票。

五天后,你得到另外一张票,更好的位置。

完全理解,若果是我,我当然要坐可能得到的最好位置。

可是你没有知会我。你私下转给了另一个人。

即使在你到达北京后的三天内,我想把票给你,以减免体育馆前人声鼎沸寻人困难的可能,你都拒绝了。

然后在开场前一个半小时,我把票给你,你终于告诉我。

其实我当时脸都僵住了。

虽然我一直说没什么那就给某某吧。

但是在那片大脑空白中,我仍感谢自己用残存的理智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不会给你这张票,我的朋友还在后面坐着呢。我感谢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我原本想和你说说话,等到四爷到来,再去体育馆汇合进场,但已没有意义再留。

我感谢带我去体育馆的美女,感谢你路上开心的和我说演唱会说你自己,让我显得不那么白痴。

然后我站在体育馆前,几乎一个小时,等到堵车的四爷,身心冰凉的进场。

检票的时候,工作人员笑着和我说:数字真好啊。我笑着回:对啊,多吉利啊。

看看,我也可以假装是个成熟的大人,只是我自己知道,我心中活着方枪枪。

进场后,我知道拿到票的那个人不知道票来自于我,否则她不会那么无理地拒绝我换一个位置,好让我和四爷坐在一起。

在之前,我甚至都没有多出一点点智商,把给你那张和四爷座位调换,还是按原来设想,把最好的给了你。

轻盈小猪一直在电话找我,我们在大场馆中互相寻找;之前我一直担心太过忙碌的小姑娘,给了我一个炫目的开场。你们,迅速抚慰了我。

演唱会过程中,我是真的很开心。

昨天下午你短信我,电话我,我可以装作说我在人声鼎沸的地方没听见,或者说太困了我睡着了没听见,但是我都不是,我坐在那,看着手机一直响一直响。

而今日这篇博客,也表明我不准备告诉你冠冕说辞。

青山绿水有相逢彼此留条退路我会,但那是在工作中;生活中,尤其在喜欢这个小姑娘的快乐中,我只想做我自己。

人情已还,朋友不必再做。

明白的人自会明白,不明白的人无需多言。所以本篇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