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骑车到离家不远的世纪剧院听周龙的歌剧《白蛇传》,是“亚洲首演”,节目单写Pre-concert Talk由叶小钢(怎么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宣传都写成叶小纲?或许真是“纲”不是“钢”)主持,出来与周龙对谈的却是郭文景,周称他“郭大师”。开场前、中场休息和散戏后,剧院前厅和门外俨然是个音乐界的社交场,我看到了叶小钢、张建一、刘索拉,估计陈怡也在,不知瞿小松来了没有,谭盾想来是不会露面的。所有这些人,当然是刘索拉最“低调”也最会穿衣、最有风度,我不免朝她多看了两眼——虽然,我不是刘的扇子。
image
  这些老去的面孔使我觉得八十年代突然闪回,他们的音乐曾经让我兴奋,就像“第四代”、“第五代”导演八十年代拍的一些电影曾经让我兴奋。周龙的作品风格我没印象了,这些年在美国,似乎他太太陈怡名气更大一些。《白蛇传》最让我感兴趣的一点是青蛇一角用了“男性女高音”而且是个西方男人。所谓男性女高音(male soprano)跟现在更常见的假声男高音(一般叫countertenor)不同,虽然都是男的,男性女高音是用真嗓演唱,他的声带由于某种神秘原因(内分泌、荷尔蒙……)在青春期发育异常而不曾变声,类似女声,可唱巴洛克阉人男角(castrato)也可唱女角(必须扮drag);假声男高音则是对阉人男高音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模仿,用假嗓唱男性角色,扮相上有时还故意突出男儿身分,比如剃光头留胡须(尽管不时会冒出“雌音”)。其实,假声男高音可以类比京昆生角,而男性女高音跟男旦根本不同,男旦也用假嗓的。周龙说他本来想用男旦演小青,来中国找了一圈找不到一个能识谱并能用英语演唱的男旦,后来改用目前很红的男性女高音Michael Maniaci,我认为是个更好的选择,用男旦就俗了。

  我还希望导演让小青采用男子扮相,反正是个时装版《白蛇传》,青蛇无论西装革履还是朋克打扮都不错,颠覆力度更大,更引人遐想。可是导演有点让我失望了,小青的drag queen扮相形同鬼魅,黄英演白蛇也不好看,连作曲者都在访谈中话里有话地嫌她胖,确实黄英自九十年代主演电影《蝴蝶夫人》到现在主演白蛇夫人,吨位明显上升不少,本来就没有水蛇腰,如今更是水桶了。

  许仙样子还可以,是个白人男高音,穿风衣一样软塌塌的衣服,留长发,背一个messenger包,在断桥上打起尼龙伞为白蛇遮雨,那断桥就是两排裸露的日光灯管,到了第四幕,断桥果真断了,日光灯便错开不再成直线,有点意思。只是整体布景并不用心,这也是我对当今很多设计师反感的地方:以为所谓极简就是Less is more了,笑话,不过是把舞台弄得像一个劣质商业画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