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章——!!快了,快结束了!!

16章——!!快了,快结束了!!


前情提要传送门: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

 

 
作者的话
:我把这篇重写了……两次,大概。第一版几乎完全是另外一篇文章,然后另外一版我则和我的好友一起前前后后skype了2个小时。他并不觉得我对布鲁斯的某些选择很棒…甚至没有一些积极的想法,不过我也有我自己的观点。如果有人对我的一些想法和理由感兴趣的话,可以参见这里。一开始这只是我自己整理思路时写的,但是现在决定把这个公开出来。但是不要在这张之前去读!请欣赏和评论。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原文地址: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8944.html  
 

他在跟着迪克走上庄园的时候还是不怎么理解。有什么事好那么担忧的?如果是一场世界级的危机的话,那他一定会先从联盟那里得到消息,而高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严密地监视着。他猜想是不是蒂姆或者阿尔弗雷德或者芭芭拉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那样的话迪克一定会先让他上车,而不是特别要求他先回屋子。但是面前的年轻人又的确显得非常不安。


走到最后一级阶梯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他。


“你还记得……”他吞咽了一口,“你还记得马戏团的那一天吗?”


他当然记得。就好像记得他自己的父母被谋杀的时候一样清晰,在那个从高台上望下来的男孩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他记得当时最清楚的一个想法就是,别再这样了,之后他立刻下了一个决心。莱斯利和阿尔弗雷德尽他们所能地帮助了他,现在则轮到他了。这个城市——他所肩负的责任——决不能毁了这个孩子。现在再看着迪克,看着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的他,布鲁斯感到骄傲无比,然后他突然想到,他几乎从没把这话说出口过。迪克成长为一个充满着他所有期望的人了;坚强,勇敢,慈悲心肠,每一部分都是布鲁斯自己所难以表现出来的。

He had saved the boy from the circus, but he’d also failed another. And it wasn’t a boy, but a man who looked back at him now.他把那个男孩从马戏团中拯救了出来,但是他却让另一个失望了。而且他已经不是男孩,而是现在正回头看着自己的男人。(译:我本来以为他说的让另一个失望是指杰森,但是看后文又是另外一回事,暂时理解不了这话怎么个意思所以放着原文)


“你当时跟我说会没事的。”迪克帮他回忆道,“你跪在我身边,抓着我的肩膀,跟我说会没事的。现在请回想起那个时候。”


他们走出出口,来到他的书房,阿尔弗雷德在那里和他们打了招呼,就和布鲁斯平常所见的一样,站的笔挺。但他没有忽略他的老朋友和迪克之间沉默的交流,然后阿尔弗雷德离开了房间。于是布鲁斯转身面对他的学徒。


“你该解释一下了。”


迪克点了点头,然后直视着他的双眼。“好吧,要事先决,我想。本来不应该是我来告诉你这事的,不过,塔利亚已经失踪了一个多礼拜了。她可能……已经死了。”


表面上他保持着无动于衷,但是内在却痛彻心扉。因为过去有那么几次,布鲁斯几乎觉得那个女人是真正了解他的人了。要是她没有被她的父亲如此洗脑,对他如此忠诚的话……但是现在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们俩的道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错开。即使她曾经的确在他心中占有一部分,但也并不意味着他会把这些表现出来。取而代之的,他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年轻人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重心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上。布鲁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对于未经训练的人来说,迪克可能只是表现出不怎么舒服的样子,但是他却非常清楚:迪克在拖延时间。而唯一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答案在阿尔弗雷德再次回来的时候揭晓了,他身侧跟着蒂姆和另外一个布鲁斯不认识的男孩。


迪克走了过去,然后温和地示意男孩往前走,直到他站到了布鲁斯的面前。那个孩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立刻把目光移向了地面,好像突然着迷于地毯的花样似得。但是布鲁斯无法把目光从那孩子身上移开。迪克走到他后方,双手按在男孩的肩上。


“布鲁斯,这是达米安。塔利亚的儿子。他今年8岁。”迪克最后加上这句,好像这是个至关重要的信息。而他则像是从这一句话找到了隐含的意义一般,抬眼对上了迪克的注视,紧紧盯着那个年轻人。


“塔利亚的儿子。”他重复道。迪克的身子绷了起来,然后他又把目光移回了男孩身上。


这不对……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并不是每一个闪过他脑海的想法都总是理性而且在他的控制之下的。现在看着眼前的孩子——娇小,担惊受怕,天真无邪——但是布鲁斯心里所有的想法却是,不,不这不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已经被人害死了。这个世界从他身边抢走了杰森,但是却给了他这个……替代者。莫德雷德,作为血缘相通的儿子,却非心灵相通的孩子,他让卡美洛因为内部的斗争而土崩瓦解。(*注

一只在知更鸟巢中的杜鹃。(*注:杜鹃鸟的习性大家都懂的吧……不多注解了)


一个换子魔童。(*注:原文changeling,也正是这文的标题,详细请参见这里


但是接着他记起了另外一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国王,他有两个儿子,尽管他只喜欢长子。但是长子—一名战士—死在了一场高贵的决斗中。于是次子—一名学者—问了他父亲:


“你是否希望我们俩人可以互换一下?死的是我,活着的是他?”


沉浸在他的悲伤之中而日渐疯狂的父亲回答道,“是的,我真希望如此。”


这完全错了……


他慢慢地在男孩面前跪下身子。等迪克后退一步拿开他的手时,他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男孩的肩膀上。他稍稍低下头,让他们的视线互相齐平,然后他看清了对方的眼睛,绝非一个替代者的眼睛。那是和自己还有他的父亲一摸一样的眼睛。男孩就和他在父母被谋杀时是一样的年纪。他看着那孩子的脸,然后设法微微地笑了一下。


“嗨,达米安。”


男孩有些害羞地抬起头,“你好。”


“你知道我是谁吗?”尽管他都教了这么多孩子了,布鲁斯还是不太擅长和小孩子用他们的方式来说话,不过达米安似乎也不介意。


“我的母亲告诉过我。你是布鲁斯·韦恩。蝙蝠侠。”孩子在说最后一个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你是我的父亲。”


他点点头,再次觉得意料之中。“你可以那样叫我,如果你喜欢的话。你也可以叫我‘爸爸’或者‘布鲁斯’。挑你最习惯的方式就行。”


就他自己来说,他大概会最习惯‘布鲁斯’这个称呼。因为他从来没被其他人叫过‘爸爸’,虽然杰森……不,现在不应该想着他。这对这个男孩不公平。但他仍然无法控制这种紧张和不确定感,他觉得——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他应该表现的更加……充满感情!不管他脑中闪现的那些负面想法是多么短暂,他也应该为此谴责自己的良心很久。这个孩子值得更好的欢迎,而不是一个缺乏感情到甚至无法为拥有这个孩子而发自内心地高兴的父亲。


男孩又垂下了目光。“我…我会叫你‘父亲’,如果……你觉得能够接受的话。”


“那非常不错。”他会习惯的,他对自己起誓。“还有,达米安,我对你母亲身上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


尽管布鲁斯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但是这些话对那孩子来说很有必要。不管他和塔利亚之间有什么——现在都不只是那些了——孩子总是会希望听到他的父母是互相关心着对方的,不管他们相处的时间是多么短暂。此外,不管发生了什么,迪克之后肯定会私下告诉他的。但他们肯定不能在她的孩子面前讨论母亲的死亡。


迪克上前一步,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引起他的注意。“好了,达米安,还记得我们之前说的吗?我很抱歉要打断你们,但是我还有话得和你父亲谈。蒂姆和阿尔弗雷德会带你去楼上转一圈,并给你看看你的新房间,行吗?”


布鲁斯站起来,好奇着究竟是什么事情。迪克找到他时对他说需要他的帮助。而非他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或者有什么人要介绍给他,他确确实实地说了他需要帮助。到底有什么事情会重要到必须打断现在的见面的呢?不管那是什么,至少达米安知道而且觉得那的确重要,所以他没有任何反对。


“去吧。”布鲁斯点点头,鼓励着那个男孩。“我几分钟后会一起上来,然后我们就能谈更多了。”


“不过不会很久。”迪克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达米安,补充道。


男孩有些不情愿地点点头,然后跟着蒂姆和阿尔弗雷德走出了门。他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布鲁斯,好像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说。蒂姆也停了下来,但是他看向的是迪克。


“你需要我留下来吗?”少年问道。


“不。”年轻的男人摇摇头,“这都是我的责任。不过还是谢谢。”


于是蒂姆关上了门,现在他们俩终于独处了。迪克舒了一口气。布鲁斯回想起,他上一次见到迪克如此的紧张,是他有一次从楼梯上跳起来抓着吊灯当秋千来耍杂技,结果毁掉了整个吊灯的那一次。那甚至是在他成为罗宾之前的时候。再考虑到他之前还这么冷静地向他介绍了这个他从来都不知道的儿子,布鲁斯不禁要想,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这么在意。他现在应该说些什么了,不是吗?
“谢谢你。”他尽自己所能地让他的声音充满诚意。


迪克看上去有点吃惊,但是还是笑了。“我也是昨天才见到他的。实在不想通过电话告诉你这事,所以…他看上去是个好孩子,你觉得呢?很聪明。虽然非常思念他的母亲但是却不肯表现出来。想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吗,嗯?”


他本想用玩笑的口吻说这话的,但是布鲁斯没有笑。他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可它们总是会发生。先是他的父母,然后是迪克的,蒂姆的母亲……杰森短暂的一生则都是一系列的悲剧。然后现在又轮到了这个男孩。布鲁斯希望那孩子像迪克那样,而非自己,学会和悲伤相容而不被悲伤吞噬了自己。他毕竟如此年轻!


“不管怎么说,”迪克继续下去,“你并不该谢我。我只是从布鲁德海文开车过来而已。并不是我穿过了半个地球把这个孩子带来的。你……呃……我想你最好还是坐下来在听这个。”


他还是站着,当然的,双手交叉在胸前。迪克只能叹了口气,摇摇头,好像这正是他所预料的反应一般。这的确是。年轻人往前走了一步,举起双手,手指弯曲了几下,然后又放了下来。接着又舔舔嘴,咬住了下唇。好吧,这越来越可笑了。


“你。”布鲁斯中肯地指出,“已经正式地吓到我了。恭喜。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把达米安带来这里的了。是雷霄古尔吗?”


“不是!”迪克的头猛地抬起来。“很有可能几天后他会带着一支小部队来敲你的门,但不是 他。事实是……杰森。”


之后是彻底的沉默。


他瞪着迪克,完全没有理解刚刚从对方嘴里蹦出来的那句话的意思。感觉就像他的大脑刚才一下子当机了,无法处理任何新的信息一般。为什么迪克要这样看着他?好像他在观察他是不是猝死了一般。


“布鲁斯?”年轻人谨慎地侧过头。


“我……我不明白你刚从在说什么。”他承认道。


“是杰森。”迪克慢慢地重复。为什么他一直要提到那个名字呢?“我们的杰森。”他在他们俩之间比划了一下,“你的儿子,我的兄弟。哦,天啊,布鲁斯,拜托你别在脑子里面回避这个问题了。我真的需要你仔细听我说。我需要的是你。蝙蝠侠也许只是失去了他的一个搭档,但是布鲁斯·韦恩则失去了他的儿子,而现在只有他才能帮到他。”


他觉得感情的洪流聚集成一个慢慢逼近的破碎球,而他能够勉强撑起来的最后一道防线则是,“不。不,这不可能。”


“我们知道这是有可能的。”很明显,迪克也在努力地保持着冷静,“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肯定牵涉到了拉扎鲁斯池子,但它只是治愈,而不是复活了他。蒂姆首先找到了一些线索,不过当他想来说服我的时候,我没有相信他。直到杰森带着达米安出现在布鲁德海文。拜托,请告诉我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破碎球最终还是砸在了他身上,布鲁斯无意识地后退到了红木办公桌旁。各种影像闪过他的脑海。一个男孩的剪影,充满了生命力以及不会为了任何目的隐藏的强烈情感。爱憎如此分明到甚至不加约束。对杰森来说,从来没有什么灰色地带。他第一次看见那孩子的时候的想法是什么?他是这么枯瘦如柴…但却勇气十足。那最后一次的呢?

为什么我会放任他离去!如果可以看到他长大成人的话,他几乎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


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桌子的边缘,直到指关节泛白。


这是怎么发生的?蝙蝠侠质问。为什么我没发现这事?


然而布鲁斯韦恩则在高喊,我不在乎这些!


他抬眼看向迪克,一时不清楚为何眼前的人看上去如此模糊,于是他擦了擦眼睛。年轻男人善解人意地朝别处看了看,直到布鲁斯再次抬起眼睛,清清楚楚地看着他。


“我要见他。他在哪里?”


迪克看上去不太自在。“这是个坏消息。蒂姆出现了,让他…让他不怎么好接受,不过这件事情还算好。之后他知道了小丑还活着,所以……委婉点说,他就失控了。我不能说服他冷静下来,然后他……他就跑了。”


不……别再来了!这……这事怎么可以再次发生!?


“为什么你没有阻止他?”他质问的语气比他预期的还要尖锐。


迪克猛地抬起头。“因为我做不到!难道一拳敲昏他吗?我可…也许我该这么做,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才刚回到我们身边,受了伤,还怒火冲天和……”


“受了伤?”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迪克这话并不是指他在心理上的伤害。但是这话太过含糊不清了。


迪克吞咽了一口。“他被枪击了。在他们刚飞到布鲁德海文,还没找到我之前。肩伤。他们碰到了些混混,为了保护达米安,其中有个混混瞎猫逮到死老鼠射到了他。我给他做了包扎,但是布鲁斯,他还远不算好。不管是物理上还是精神上。”


枪击?那些街头混混胆敢朝他的儿子射一颗子弹?不,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那种冲击感还是一样的。其实布鲁斯一直确信,在地狱里面肯定会有一个专门留给他的位置,会强迫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所爱的每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用各种可以想象的残忍的方式死亡。一想到杰森回来了,但是却独自游荡在外,受着伤,愤怒着——对他愤怒!——远离自己。假如他再一次没有及时赶到他身边呢……?


不,蝙蝠侠警告道。不要这么想。


“你认为他会去阿克汉姆。”他严肃地看着迪克,“去找小丑。”


年轻人点头。“他……他带着我的枪。你不用问了,不,我没有到处乱放我的枪。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知道我的柜子的密码。”


我并不是想要骂你,迪克。抱歉。不过开口的时候他却说道,“事已至此。我现在出去找他。如果他先来这里的,联系我,让他待在这儿。洞里有镇定剂。”但不要伤害他!“备一个在手上。”


迪克点头,低头看了看,然后深呼吸一口,把手按在了布鲁斯的肩膀上。这个接触几乎让他吓了跳。迪克一直都是个快乐的孩子,也随心所欲地感染着他人。这时,布鲁斯记起他曾经有多习惯于此,但是自从他们分道扬镳之后,距离感和冷淡的互动却变成了常规。


“我很抱歉。”年轻人真心诚意地说,“我知道,这件事情,还有达米安,你现在一定觉得有些过载了。我昨天为了消化这些也几乎烧掉了我的神经。我希望……我希望我能把他留下来。”


他现在该说些什么呢?布鲁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抿了抿嘴。“如果这事是在这里发生的,我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会做的比你更好。”他最终承认,“经过这么多事情,我真的还有资格去帮他吗?也许没有。”


“我也觉得你也许会让事情更糟。”迪克悲哀的认同,“这也正是我说我需要的是你,而不是蝙蝠侠的原因。杰森好歹算是接受另一个罗宾的事情了——几乎,不过他能应付过去——但是……他看到你没为他复仇,于是就觉得你也许遗忘了他,要不……就是你根本不在乎他。”
什么?他怎么能这么想?迪克一定看出了他脸上的震惊,因为他立刻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很爱他,但是你必须要告诉他。不要想当然觉得他应该知道。不要觉得别人可以读懂你的思想。可能我很在行,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在行。”


他不就是在等着这样的机会吗?是的他当然很爱杰森,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思考,布鲁斯知道,他在杰森身上犯了许多错误。他不应该这么快就让他成为罗宾。他应该和他一起帮助他平息他的痛苦。他应该待他更像一个儿子而非一名战士。现在再看着迪克,布鲁斯意识到,他不仅仅只是让杰森一个人失望过。


“你也没必要一直来猜测我的心思。”他安静地说。迪克笑了笑。


“是啊,好吧,虽然不管怎么样我都已经变成了这么个八面玲珑的人了。”他自嘲道,“几乎。”


“我说真的。”他坚定地说,揉了揉迪克的肩膀,“当我……当我们回来的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没错。”迪克点头,完全地信任着他一般。“我们可得好好拥抱一番,然后开个家族团圆烧烤派对。说真的,带他回来。去吧,我会看着达米安的。”


达米安!布鲁斯暗自揪心了一把。他几乎都快忘记了。离开书桌之后,他给了迪克一个充满决心的颔首,然后走向了书房的门,而不是蝙蝠洞的入口。看到迪克皱起眉头,他微微转身道。


“我马上就去。”他回过头说,“但是先给我一分钟时间。”


他在楼上阿尔弗雷德准备好的房间里面找到了那个男孩。这是一间他们较大的客房,所以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或者家具。布鲁斯在心里记了一笔,之后一定要帮达米安好好把这里布置成他自己的房间。那个孩子正站在床上看着挂在床头上的画像,不过看到布鲁斯进来之后,立刻就爬了下来,坐在床沿上,看着他。


“迪克告诉你了吗?”当男孩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布鲁斯就立刻点了头。“你现在要去找杰森吗?”


“是的。”


没有什么“我希望如此”或者“我会尽力的”之类的话。杰森今晚一定会回家,平平安安的。他必须做到这些。男孩看上去也很满意。


“太好了。迪克也说你会的。”


“好,那么就一定是了。”布鲁斯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我很想和你多聊聊,达米安,更加了解你一点,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先带你的哥哥回来。我不希望你觉得我是抛下了你,或者是他让我疏忽了你。”随后他补充道,“杰森一定很关心你。”


达米安好像在思考他说的话。“他现在有麻烦,对吗?”

“是的。”布鲁斯诚实地回答道。没有撒谎的必要。“但是我一定会带他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达米安。我保证。”



——————


附加

作者一开始在前言里面写到,她专门写了篇blog来表述自己16章为何要这么写的想法。

所以我也就……翻译一下了。


————下面是她的原文————


“The Changeling”的十六章作为整个故事的高潮部分,很难写,要点在于每个人对每个橘色的认知不一样。我选择从布鲁斯的角度来写是因为我想更多的着重在感情的描写上而非一些剧情发展不可避免的信息交换上。而且我也正好借此机会来点一下题,这个标题从一开始就出现在我的脑中了。


我觉得,从某些方面来说,虽然杰森是他收进来的第二个男孩,但是却是他的第一个“儿子”。我的意思是,当布鲁斯收养迪克的时候,他还太过年轻,可能对怎么样做一个家长完全没有概念,所以他和迪克的关系更像是年龄相差较大的兄弟,或者师生,而非父子。(至少漫画里面是这样。如果是YJ的动画的话,那么就比之前所有的存在都要像父子关系了)但是对于杰森,因为已经有了先前的经验,年纪也大了,而且杰森更需要比迪克多很多的关注。不是说布鲁斯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父亲,其实他在杰森身上犯了许多错误,但是他们俩的关系在我第一眼看来,从开始的时候,就是真正的父子关系。


然后杰森被杀害,之后蒂姆加入。而现在蒂姆的不同在在于,他有他的父母,虽然之后只有他父亲了——不去管他们的出场有多少。所以,布鲁斯的角色再次变回了老师,或者导师,而不是一个全职家长。不过对于之后的达米安,他就必须切换回那个角色了。于是这整个“替代者”的主题就相应产生了,而且,大家都一直觉得新的罗宾代替旧的罗宾,可是有没有人从家庭的角度去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如果我们是在讨论“儿子”而非“搭档”的话,可能就会有人觉得,代替了杰森的并不是蒂姆,实际上是达米安了。


但是再说回迪克。对迪克来说,布鲁斯完全算不上是一个充满感情的家长(比如说,迪克最终对他气到直接离开了高谭,虽然最后还是和他关系还不错)因为迪克是个稳定又快乐的人。他很懂布鲁斯,知道他说不出口的想法。杰森却不行。所以在布鲁斯的想法看来,自己失败的地方不只是在于在杰森准备好之前就让他成为罗宾,还在于作为一个家长,他没有给过杰森,或者表达过任何杰森迫切需要的爱和关注。当某些人死了,某些你所关心的人,你往往会把他们视为是彻底的受害者,而且不可被任何人再次触犯(可以看之前蒂姆的POV中的描写以及漫画当中关于他对杰森的一些想法)。杰森是布鲁斯辜负的人,也是一个即使知道不可能,他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获取第二次机会的人。所以当他看到达米安时,他会觉得这是一种替代,这是让他不要再辜负一个孩子的第二次机会,但是他并不希望这机会是针对一个新人,一个其他人的。他只是想杰森回来。这是种很自私的想法。就好像(这个例子举得不好请勿在意)在你还是孩子的时候,你的一只宠物死了,你并不会想要一个新的小仓鼠或者什么,你只会想要旧的那个回来,就是这样。


而这个故事中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杰森完全不是这么想的。我的意思是,他憎恨蒂姆替代了自己罗宾的位置,但是却从没有对达米安抱有任何负面想法。因为他已经很习惯达米安了,接受了他作为自己的弟弟,所以对他一点也没有什么负面的想法。那么实际的问题出来了:布鲁斯呢?在他看到达米安的第一眼的时候,在得知杰森的复活消息之前(因为故事里面那个信息是在之后揭晓的),他是否会产生那即使只有一刹那的想法,在看着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内心觉得……好吧,憎恶。或者是憎恶这整个世界,夺走了他的“真正的儿子”却给了他这个“Changeling”(就是这个词。我喜欢标题在这里被点到)。在官方剧情里,布鲁斯和达米安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巨大的互动,这也正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只能看见迪克在做大多数的抚养和互动工作。我并不希望在这个故事里面用到这种设定,但是我的确想要表达那种只有一瞬间的……憎恶。

而这的确是有点太糟糕了,你要是仔细想想的话。可怜的孩子只有八岁,刚刚失去他的母亲,被信任的人抛下,而他的父亲见到他的第一个想法还是“这不是我真正的孩子”。即使这真的只是一刹那的思想,但是他的确对这个孩子感到了憎恶。再次重申,这是虽然完全只是感情上的冲动但是仍然非常自私,而且,的确有点不成熟,和不止一点点的荒谬。我之所以让布鲁斯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说真的我有点想让他对此感到内疚。我希望让他记住这个想法,并且更加努力地去做一个更好的父亲(现在是对达米安,之后则是对两个孩子都是)。我希望他必须强迫自己看清达米安所经历过的一切,并看清那个孩子自身。当那个想法闪现的时候,紧接着的就是“他和我在我父母被杀的时候是一个年纪”。当同情感相应而生的时候,他才想起迪克之前跟他说的话,关于凡事看向积极的一面,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一点。


——————

  


吐槽:这张真是翻得痛苦无比啊……

说起来,写同人的一大难点其实就是,如果要描写一个角色的内心的话,往往就无法确定这个角色是不是真的会向你那样的想。

说穿了,你觉得那个角色会这样这样想,往往就是你自己的想法。世上很少有人真的能够完全揣测他人的想法,即使这个他人只是个二次元的角色。

所以就产生了ooc的风险。

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我写东西往往会想要避开太过深入角色的思想,尽量用行为来表达。因为行为所能隐含的内在想法很多样化,不同的人看会有有不同的结论,我比较乐于每个人有自己的结论而非强迫他们接受我的想法。

当然还有可能就是我自己也想不清楚。思维这种事情,就是如此模糊的,想要用语言一一表达的话,往往会发现存在着各种前后矛盾。结果反而越来越乱。但是其实,这正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情况才对。

PS,题外话,之所以我那篇罗宾穿越文卡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我在纠结和犹豫要不要去描写太多杯面的想法,这个人对我来说真是太过……难以描述了。一个不当心就会特别的……自说自话。另外如何处理罗宾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是很头痛的。大家只是互相吐槽的话无伤大雅,但是如果要真心交流呢?怎么样的做法才能符合每个罗宾的特质和个性呢?我所想的这种互动是不是真的符合他们的角色呢?越想的多就觉得越难下笔。

与其写出来被人笑ooc,那还不如别写。←这样的想法真是非常的要不得,但是我就是这样的心理障碍。所以还是应该找个时间再把思路整理整理再接着把那文写下去啊……orz


回到这一篇上来,我觉得这个作者敢于这样挖掘布鲁斯内心的想法,先不说是不是认同,但是敢于这样写,而且是经过深思熟路才这么写的,这样的手法是相当了不起的。

这一章里的布鲁斯,一个是让我想到了YJ动画的布鲁斯,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知道要如何来弥补。还有就是重启后杯面&罗宾里面的布鲁斯了。因为这两个里面的杯面是最最有父亲的属性的,先不去讨论他是不是真的是个合格的父亲。但是至少他已经开始面对自己是父亲的这个角色定位了。

其他的大多数杯面漫画或者动画,往往都不是把布鲁斯作为一个父亲这样来塑造的,也没有让他从这个角度来思考。所以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再看他对杰森的态度,就会觉得,真是个混蛋啊。


比如《under the red hood》里面,的确我们都能看到蝙蝠侠对于杰森的死充满了内疚,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误,他想要帮助复活的杰森重新回到正轨。

但是这个笨蛋的思路从来就只围着自己再转,这样的结果就是“杰森你是错的。让我帮你。”帮个屁咧。和5年前杰森死的时候比较根本一点进步也没有。(扶额)

我知道道德底线对蝙蝠侠的重要性,但是处理问题却不是这样处理的。说话的方式也可以有所不同的。

嘛……所以漫画主线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了……可能也是官方并不想解决。因为这种矛盾的确可以作为卖点。(不过Lobdell,把杰森直接赶出地球不和杯面做接触显然……还没有看他们父子互殴来的……有趣……)

但是回到同人上来,作为同人出发,反正都他妈是AU了,那自然一定要给出一个Happy Ending的!但是为了Happy Ending并不能扭曲人物本身的属性。蝙蝠侠自然还是不能跨过他的道德底线。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究竟要怎么说服杰森呢?

作者后面几章的处理,我觉得还是很妙的。虽然从本质上来说差不多,但是却让人有种,不一样的说话方式那可真是效果天壤之别啊……至于是怎么样一个差别,等后面几章看的时候就知道了。


剩下还有4章了,加把劲儿,应该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