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炎热夏日午后。
古泉坐在学生食堂角落,对着餐盘里的汤汤水水发呆,大脑里无非是为什么非要将汤装在餐盘里这种弱智问题。或者说除了这些以外外,他也没有别的可想。
平日里都是吃菠萝面包解决,偶尔挤一次学生食堂,成果就是面前被称作A套餐的东西。
为什么配菜里会有咖喱?为什么炒青菜会出这么多汁液?为什么还会附赠柳橙汁?
不能接受。
古泉并不喜欢夏天,严格说起来该是他不喜欢太热。之所以他今天会在这么热的情况下还是到食堂来,是因为——
“让你久等了。”
一脸无趣表情坐下来的这位就是古泉忍耐的原因。
古泉先是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再把视线拽到他端来的咖喱饭上去。
又是咖喱。
这种温热果子冻的天气让他的大脑回路变得迟钝了起来,动作也随之跟不上节奏。在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之前,他已经不小心开了口。
“为什么……?”
虚正要将装满咖喱的勺子送进嘴里,听见这句话停了下来。
“为什么是咖喱?”
这次勺子彻底放了下来。虚微微地抬起眉来,看向坐在自己对面这个目光有些呆滞的,和以往有很大不同的古泉。
“……无法接受。”
古泉小声说。

2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白兔子和一只黑兔子。他们两个是好碰友。
有一天白兔子说胃口不好要出门去找食物,就再也没有回来。
黑兔子每天都在它最后站过的那个小土包上等,从日升到日落,每天都是失望。
春天夏天秋天,就连必须要想办法熬过去的冬天,它都在那里眺望,希望白兔子能看得见它,找到回家的方向。但是奇迹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于是在黑兔子已经无法再爬上土包的这一年。
它觉得生命力在迅速地流失,牙齿松动,没办法再等下去了。可能自己就要先走一步也说不定。
它一遍又一遍去回忆过去那些它们还在一起的故事,希望自己可以多想起来一些,最后的最后起码还有自己记得它们曾经快乐过。胡萝卜它已经啃不动了,青草长得好高好高,土包上自己做的记号不知道它有没有看到……黑兔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眼看就要和这个世界作别。

……这时候,白兔子领着一只奶牛走了过来,让奶牛叫它爸爸。

黑兔子就这么气死了。

3

十龟将二宫的电话号码看了再看,最终也还是删不掉。

+++

好久没更,拿这篇凑数……我还活着虽然活的很不方便。

对于某些想死却不能死,死了好多次都死不了的故事,其实内心是又想看又排斥,真是囧得可以。
所以昨天晚上加上今天的空当看了木原的几个故事心里真的是觉得够了。
写的真他喵的好。

虽然自己也知道不能让自己是这种状态,但是貌似没救了喵的

看了otomate party2009(你好迟钝
嗯…………Yusa……!!!泪流满面!
给我一只这样的!!!(你在说啥
我还想要羽多野涉福山润津田健次郎还有……(殴飞

Yusa……TAT

+++

快点稳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