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来发现歪酷抽了,大惊失色。想起前几日在网上看到消息说歪酷已经没人管理之类的,不免想要找新的地方。于是问朋友,朋友说,新浪搜狐网易那么多,你想要什么样的?
结果,我毫不迟疑的说,想要歪酷那样就好。
说到底,我不是个习惯念旧的人,与其让我念旧,不如一直用到死也不换。
但还是心里着急,不停的找。当初歪酷不抽的时候我就不止一次找,每次找的结果都是一样,还是歪酷最好。可每次闲的无事依然会重复做无用功,或许是从这种货比三家当中寻求优越感,而事实上这种所谓的优越感不过是自己的舍不得。
这次找到不老歌。习惯性在每个博客服务器上注册在案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不老歌的邀请码,也注册了一个放在那儿。image
头像配签名,贱格到底。狗道说用兰妈也行。兰妈啊,太瘦了,凶恶有余,纨绔不足。当初苗翠花登场时的台词可窝心:“哪个福少爷?难道是那个经常找少爷麻烦的那个福少爷?”“不是!是经常被少爷找麻烦的福少爷!”单论耍贱,兰妈还是不如方家大少爷。
其实不老歌也很好的,界面朴素,但是图片上传跟歪酷没得比,后台操作略显凌乱。把最近的歪唸COPY过去之后就罢手了。
所以啊,歪酷你不要倒,你要撑住,因为我很懒,懒得找新欢,懒得讨新人欢心,懒得不得了,连念旧都懒得。你一定要好好的。

#######

尖椒鸡

下午去超市买了一堆材料回来做尖椒鸡。到家门口居然遇上门把手坏掉,找人修理好,开门进屋就心烦了,尖椒鸡也没做地道。
本来应该先下油,将切得细细的鸡丁炸一下,让它金黄,略硬,然后捞起来,重新下油,溅很多很多青花椒、蒜、尖椒粒、洋葱粒,最后倒入鸡丁爆炒起锅……理论很好,心烦的时候就全忘干净了,更何况剔鸡腿肉好麻烦,手腕子都酸掉,鸡皮更难切。于是好好的尖椒鸡被我做成了尖椒炒鸡丁,一开始就油锅溅香料,破坏了油质,水分含量增加之后再下鸡丁,这就没办法让鸡丁炸香了,而且花椒太少,蒜放得太晚,不够香。好歹随便吃吃还是可以的,唉,手残,顺手做了个番茄鸡蛋汤也还没吃掉,明早煮面条好了。

#######

桃姐

image

之前看海洋天堂,大陆孤独症辅导机构少,义工性质的更有慈善风骨。桃姐里,香港老人院虽然多,但已经逐步走向产业化,有了盈利性,流水化作业让人心里发酸。
看海洋天堂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让社会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群体。毕竟广泛性发育障碍囊括到孤独谱系障碍后,儿童先天性心理障碍中,这占了很大部分。这不是一部电影的制作费用就能解决的问题,但一部电影可以引导人们关注,包括我因此开始想要了解更多孤独症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电影起到了它最初的作用,宣传。好比一个巨大的海报,看到的人都会有所感触,而因此激发的钱款捐赠、医疗服务改善、科研投入人数增加、社会接纳性增强……这是一部电影的伟大之处。虽然它并不能说对孤独症进行了一个很全方位的描述,也没提出一个直观可行的具体操作方法,更没有直接改善孤独症群体中的任何一人的现状,但是它埋下的种子与希望是生机勃勃的。
而桃姐中老人院的盈利性虽然有一定的弊端,但任何一个产业,只要做大,必然需要面对以人为本。盈利是一件好事,我们现在太多慈善不盈利,所以没人愿意做,愿意做的人做得很辛苦、很憋屈。为什么做好事不可以盈利呢?有盈利就有资本进入,资本天生的竞争性促使产业发展进步,人性化是任何一个产业都无法避开的高端指标,这个指标将引导资本回过头来服务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