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倚新妆,不入洛阳花谱。
为回风、起舞尊前,尽化作、断霞千缕。

[img]http://node1.foto.ycstatic.com/200912/02/a/28314746.jpg[/img]

11月3日,是我们此行和歌山之旅中,风景最美的一天。那漫天冰冷的火焰,至今仍然熊熊燃烧在我心中。
这是我离开武大之后,见过的最美的红叶。

如前文所述,高野山是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发祥地。弘法大师空海于公元804年入唐,师从慧果大师学习佛法,返回日本后,在高野山建金刚峰寺,被奉为真言宗的开山祖师。当天的形成是坛上伽蓝——金刚峰寺——奥之院,算是高野山上三处最重要的佛教圣地了。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中国的佛教建筑大多是寺院,几进几出,其中著名者更是金碧辉煌;此外大概就是宝塔,可惜我去的不多。而日本真言宗这三处建筑群,一为道场,一为寺庙,还有一处更像是墓地,而且建筑大多是原木本色,朴素低调。
坛上伽蓝离我们过夜的遍照尊院很近,走路也不过十分钟的路程。这里是真言宗的重要道场,其中的根本大塔、金堂等是最著名的景点。不过时间有限,我们只进去根本大塔看了看。惭愧的是,对于这些日本国宝级建筑我都没好好研究,因为到处是霜叶红于二月花,把咱们的注意力和相机镜头全都带跑了。

图:遍照尊院外的一处庭院,沟渠边一株枫树,落红成阵。
image

image

图:路边的红叶,委地的银杏。
image

image

走着走着,发现路边小桥流水,原来这已经是坛上伽蓝的地盘了。

图:坛上伽蓝的庭院风光。
image

图:坛上伽蓝金坛。
image

有趣的是,佛教圣地坛上伽蓝里还有一处神社。神社是日本本土宗教神道教的供奉祭祀地,不同宗教在这里得到完美融合。据说,此地先有这座神社,而且还是神社里供奉的神仙引导空海大师到这里开建坛上伽蓝的。

图:神社,戴口水搭的狮子,红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图:这个似乎叫……坛上伽蓝西塔。
image

image

图:路边的石灯笼长明灯,其实,里面是电灯==||||
image

图:坛上伽蓝东塔。
image

日本的佛教建筑有点像神社,独立的一栋一栋房子一字排开,每一栋里供奉一位神仙或祖先。
图:从前往后一次为孔雀堂、准胝堂、还有个啥米堂忘了,根本大塔。
image

图:根本大塔一侧的御影堂。典型的唐朝建筑,屋檐下挂满风铃。如果能在某个安静的夏日午后,坐在这长长的屋檐之下,看着满眼浓绿,听着风铃叮当,肯定是人生一大快事。啊,年纪大了,还是把这种美好的经历交给光亮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图:孔雀堂。
image

图:根本大塔,里面供奉着金光闪闪的大日如来。原来的塔1843年烧毁了,这座塔是1937年重建的。那一年,日本占领了中国首都南京,犯下令人发指的屠杀罪行。菩萨,您看见了吗?
image

图:这是坛上伽蓝最古老的建筑,不动堂,建于1198年,是日本国宝。说实话,虽然中国历史悠久,但战乱频繁,年代这么久远的建筑恐怕也很难找到了。
image

看完这些朴素的历史建筑,继续往东走,远远地就看见一片红云浮在半空。冲过去看简直要疯了,一条红叶小径,头顶仿佛是千重火烧云,奢侈恣意地铺陈开去。不废话了,大家自己看。

图:为多年前的香客树立的小石碑。
image

图:红叶小路。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