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毛今年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没找工作,而是租了一间自建房,闭门画画。六毛的理想是以后做个画家,他四年大学几乎都在画画,他的专业不是画画,而是会计。因为他画了四年的画都没有一幅能发表,所以别人都臭他“凡高”。有时六毛还真在梦里看见凡高头上有六根毛,然后醒来摸摸自己的头,发现手里一大把毛,使他苦笑不得。但是他从不泄气,他坚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画家,就算有生之年没有作为,只怪自己生不逢时,死后也一定会出名。
一个月过去了,六毛照照镜子,发现胡子长了许多,更像一个画家了,所以他没有剃。两个月过去了,六毛发现头发也长了,但是也更像一个真正的画家了,所以他也继续留着。毛可以越长越多,但是兜里的钞票却是越来越少。六毛的生活费快用完了,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因为他曾向父母许诺,不要管他,他已经找到工作,并且能自己养活自己。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讲,六毛是孝顺的,因为他怕父母操心,再说他也的确到了工作的年龄。

    六毛今年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没找工作,而是租了一间自建房,闭门画画。六毛的理想是以后做个画家,他四年大学几乎都在画画,他的专业不是画画,而是会计。因为他画了四年的画都没有一幅能发表,所以别人都臭他“凡高”。有时六毛还真在梦里看见凡高头上有六根毛,然后醒来摸摸自己的头,发现手里一大把毛,使他苦笑不得。但是他从不泄气,他坚信自己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画家,就算有生之年没有作为,只怪自己生不逢时,死后也一定会出名。 
    一个月过去了,六毛照照镜子,发现胡子长了许多,更像一个画家了,所以他没有剃。两个月过去了,六毛发现头发也长了,但是也更像一个真正的画家了,所以他也继续留着。毛可以越长越多,但是兜里的钞票却是越来越少。六毛的生活费快用完了,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因为他曾向父母许诺,不要管他,他已经找到工作,并且能自己养活自己。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讲,六毛是孝顺的,因为他怕父母操心,再说他也的确到了工作的年龄。
    六毛开始更加努力地画画,六毛只画风景,见到什么就画什么,所以这几个月来六毛几乎把窗外的蚂蚁都画了出来。这天六毛把一大堆作品送到编辑部,编辑部主任翻了前两张就叫他先放在这,然后继续自己的谈话。六毛的经验告诉他,他八成又失败了。六毛心灰意冷,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黄昏了,一道霞光刺到他眼睛里。六毛睁大眼睛,发现不是霞光,而是一个女人。说起女人,六毛已经有半年没碰过女人了,半年前他的女朋友就是因为他的画跟他分手的。六毛看了看那女人,非常不像他以前的女朋友,自从他分手后六毛觉得这世界上的女人都很像他女朋友。今天看见这个女人十分不像,甚至长得完全相反:比如他女朋友鼻子是朝左边一点的,那么这个女人的鼻子就是朝右一点的;再比如她女朋友23岁,这个女人看起来像32岁,所以六毛心中对她有着意外的好感。六毛索性当场把她画了下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女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六毛跟前,指着六毛的画说,你在画什么呢?六毛支支吾吾甚至很害羞地告诉她画的是她。因为那女人对那幅画或者说对自己的画像很感兴趣,所以女人跟六毛聊了许多,最后竟然聊哭起来了,因为女人聊到了自己的家事,他不美满的婚姻。最后六毛把她领到自己的房间去哭,后面的事迎刃而解。 
    女人叫小因,小因很崇拜六毛,六毛后来只画小因,从手指甲到脚趾甲,无处不画,无画不奇。小因成了六毛的情人,并且六毛有了基本的经济来源。六毛有一天照照镜子,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个画家,因为画家通常身边都有个情人的。镜子里的小因一边听他说,一边也漏出幸福的笑容。但是小因不是每天都能来看六毛的,小因有工作、有家庭,只能等放假的两天过来偷情,不过六毛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半年后,小因拌家了,搬到了外地。从此他们的约会从一个星期一次减少到一个月一次,有时两个月一次。也就是说,他们几乎谈着精神上的恋爱。 
    一天六毛又把他的作品拿到编辑部,可是又重复了昨天的故事,以失败而告终。不同的是这次编辑部的一个实习生看到他的画说,你画的这人他好象认识,这把六毛吓了一跳。 
    六毛很想念小因,日夜思念,他甚至在思念的同时想立刻动身去找小因。可是六毛并不知道小因如今的地址,小因也不愿意告诉她。小因已经有三个月没来找六毛了,因为忙。有一天六毛终于按耐不住要去找小因,于是他跑到编辑部去找那个实习生,于是实习生就带他去找小因。实习生说小因就在他家隔壁的旅行社工作。这让六毛很气愤,因为小因欺骗了他,他的感情。所以六毛是带着一肚子火和实习生去找小因的,经过几条巷子就到了,实习生指给他看,叫他自己进去找她。六毛从门口找了一块砖头就朝旅行社冲进去,可是并没有发现小因,却看见了他的前女友。女友对他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六毛气得当场就把砖头朝她头上砸去。 
                                       
《画家》 我想成为一个画家 
专门画人的灵魂 
或者肉体 
然后满街贴 
往你的眼睛里贴          2006-1-10  (本诗与小说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