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看过张家辉两段访问,印象稍深。一段谈到太太关咏荷小产后,他一个人躲在楼梯间哭泣。另一段是回忆刚入行做临记,因为当过警察被武指认为能打,所以每天都演坏人被痛揍。每天放夜宵时,张家辉都躲在黑暗的车后哭泣,没等哭完又要继续回去挨揍。

Susan Boyle几分钟表演即红遍全球,我在办公室里时不时能听到《悲惨世界》或者《cry me a river》那两段。她显然不是全球唱得最好的女人,Susan胜在外貌与歌喉的巨大反差。

好莱坞时代她和Paul Potts只能站在帷幕后为明星献唱,可如今互联网传播只要几段视频,她就能在苏门答腊某个网吧里虏获死忠fans。

当然,Susan Boyle只是一个极端个案,世界构成往往是枣核型的,既然有一夜成名的暴发户,自然也会有多年陪读的慢牛。

今年金像奖最佳男女主角都是多年陪读型选手,鲍起静拿奖就不说了,她拍戏的年份超过很多读者年龄,老太太庆功宴后立即被送进医院。普通内地观众比较熟悉的张家辉,何尝不是从临记开始熬出头。

在港片辉煌时期,有周润发、刘德华、梁朝伟、梁家辉、黄秋生、吴镇宇,没有人会想起来张家辉,纵然你看电影的时候或许会附加一句,啊,其实那个配角还有点演技,可张家辉永远不是最亮眼的那个。换言之,他没有星相。

张家辉,1967年12月2日出生,射手座第一周,O型血。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一段戏就是《黑社会》里他拿起个勺子碾碎了吃下去,还吃得挺自如,还有就是直戳戳向前的眼神。

曾经看过张家辉两段访问,印象稍深。一段谈到太太关咏荷小产后,他一个人躲在楼梯间哭泣。另一段是回忆刚入行做临记,因为当过警察被武指认为能打,所以每天都演坏人被痛揍。每天放夜宵时,张家辉都躲在黑暗的车后哭泣,没等哭完又要继续回去挨揍。

这样的一个男人,孤独,不喜欢倾诉,因为讨厌控制所以逃避交流。他们往往非常重视公平性,不但以此要求自己,也同样要求其它人要遵守。射手一会给人自信的外部印象,可惜事实上,他们内心极端敏感、缺乏安全感。如果再受到他人批评或挑战,加重他们的压力,这种情况就会更加明显。他们会突然地情绪失控,把自己的愤怒无情地发泄在周遭人的身上。

我想张家辉能得奖,多多少少印证尔冬升那句诅咒,也许只有3、5年香港电影就完蛋了。他们的影帝很勤奋很孤独很路人,他适合20年后获得终生成就,而非今时今日的最佳男主角。如今的香港,好电影、好剧本和好演员忽然都变成稀缺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