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long

红酒到底是温厚,

宿醉醒来也不头疼。

窗外的日影初起,拥着被褥,

暑气无碍,这一刻几无遗憾。

一切也就这样了罢,

做与不做,怕或勇敢,

可能没有什么不同。

这是我最近一年学到最多的,

人生际遇,委无章法,

默然承受,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