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在暹粒度过的第四天。也是吴哥遗迹群三日票使用的最后一天。当日凌晨4点就起床洗漱,是否能看见明信片上的小吴哥日出,就要看老天给不给面子了。尽管希望并不算大,但昨晚的雨终究在9点前止住了,云层也逐渐变薄,露出一轮圆月。

          夜晚的乡村公路完全没有路灯这种东西,全靠司机师傅的前大灯和开车直觉。一路漆黑过去,到了小吴哥大门口,因为太黑,根本看不出这到底在什么地方。周围有零散的游人也开始陆续进小吴哥,大家纷纷掏出手电筒,照着一片黑暗的石桥,穿过吴哥大门,等着今天最精彩的风景。

        黑暗中只有电筒光可以照亮前方,这座石桥恐怕是吴哥建筑群里最大的一座,估计有百米左右,地面也被踏得坑坑洼洼,时不时要小心泥浆。不过头顶的景色十分不错,薄云组成的鱼鳞天,圆月半露不露地洒下银光,籍由空气能见度非常高,透过云层甚至可以看到的群星闪烁,真是让我想唱一首《六等星之夜》~就说老鼠跟紫苑最适合到这里度蜜月么。

                                  image

        一路宛如穿越时光隧道,来到静谧的古寺,两边的藏经阁残垣,正中是最具吴哥代表性的玉米状金刚宝塔,沉浸在一片浓墨般的夜色中。东方的天空已微微发蓝。原来我们并不是头一批到达的游人。已经有不少观日出的游客选好自己的位置站在那里等待,更有一个摄影老外把三脚架立在水上一块突出的砖石上。

        不过目前还看不到任何起色,时间已经是5点27分,到5点45分左右,太阳就会慢慢升起。

         等待的过程并不无聊,周围测光灯不停闪烁,大家来自不同地方却可以跟陌生人聊上几句。还有不少人在试拍。

        可惜这时候云层反而向东面聚集,心里对看到太阳越来越没底。但都还在等待。这个过程十分微妙,一点点看着池塘对面的小吴哥寺逐渐清晰起来,水面也由光的反射看清真貌,水中睡莲娉婷,缓缓绽放,但太阳始终没有露出真容,躲在云层后面,只撒下一片黄晕的光。

        尽管有些遗憾,但随着天亮起来,星逐渐黯淡下去,游人的自娱自乐情绪占了上峰。在池边,大家都在比拼照千奇百怪的姿势,这才发现为了看日出,很多人蓬头垢面就跑去现场,当然也有即使黑暗中没人看你脸蛋还是要刷一层乳胶漆一样整得一丝不苟的美女们。大部分人都是在随性表演滑稽小剧场。

        天全亮后返回,虽然7点都不到,但我肚子又饿了。干脆回酒店直接早餐吧,我这么想着。于是为了补偿没看到的日出,我又笑嘻嘻地站在了酒店自助餐厅的越式汤米线柜台前,估计这样每天都出现在那里等着一碗热腾腾的汤米线,那位主厨都快认识我了。做法跟南京鸭血粉丝汤差不多,米线和生鸡肉都摆在高汤里烫熟的。

         回去又补眠一下,时间不早时被叫下去出发,前往吴哥艺术最高峰的女王宫。

        女王宫并不顾名思义。其实是建于10-11世纪的婆罗门教寺庙,里面既没有女王也没有宫殿这般辉煌,整体规模小巧玲珑,其精致的石雕和保存的完整性确是一件奇迹。

        全建筑是由砂岩垒起雕刻成的。这种砂岩的坚硬令女王宫在千年的风雨侵蚀下宛若一颗璀璨的钻石,闪耀永恒。我估计因为这是种石英砂岩,石英含量较一般砂岩都要多,所以能抵挡岁月的风霜。

        等进入宫门,一块块雕刻精细的门楣已经让各国游客赞叹不已。浅浮雕的水花纹连细枝末节都精美无比,那些带有故事场景的雕刻,大部分取材自《罗摩衍那》,如有不清楚的不再赘述,百度一下就知道。

        这里只有用图来展示女王宫的魅力。

(本微博图已贴好)http://weibo.com/1815035974/profile/

        只可惜当年发现者为了看清石雕,直接用火烧青苔,导致有些地方被熏黑,但即使火烧的考验,也未让女王宫有所破损。

          出女王宫,来回途中都会经过一长方形水池,这就是皇家浴池。远看像一湾湖水。雨季的水暴涨几乎淹没了最后一层台阶。

        避开中午的阵雨,下午再次去小吴哥。早上刚看完日出,又进大门多少有点审美疲劳。而且白天可以很清楚看到建筑正面因为修复工作搭工棚罩了网子。但是远处的五座金刚塔的确比其他任何一处寺塔都要宏伟。这是吴哥现存最高的金刚塔,通高60米,站在一层叠高一层的台基上。周围的长廊和屋宇俨然像皇宫般森严高大,这是当年国王才可祭拜净身的场所,自然规格与别家不同。

        进入内门,廊柱上甚至才残留着红色高棉时期的弹孔。壁画跟女王宫相比,更多的是雄壮大气,同样是《摩珂婆罗多》的场景,白猴王和神猴哈奴曼帮助罗摩王子从十首魔王手里夺回悉多公主的章节。战争场面密密麻麻地雕刻在石墙上,与女王宫的故事像连环画一样相接相应。

       不过提到《罗摩衍那》的故事,现在想来还是罗摩、罗什曼和婆罗多的兄弟爱比较吸引我的注意,他们之间的手足情,是忠诚与信任,毫无猜忌,甚至超越爱情的坚定。罗摩王子曾经怀疑过妻子悉多的忠贞,却从没有对兄弟产生过猜疑,他那娇憨弟弟估计摆现在也是个萌点了。

       来到小吴哥寺主塔,每面三座陡峭的台阶因为高度原因,几乎是仰头而望。80年代摔死过一名法国女游客,因此他的丈夫特地在此捐款加建了一条钢筋扶手,被称为“爱情梯”,位于南面。不过当地政府考虑到安全问题,还是重新修建了木梯供游客攀登。

        爬上塔顶,结构和下层类似,内部几座露天净身水池早已干涸。千年前的梵音中,国王就是在此处沐浴净身。围绕水池的长廊又是同一形制,再次令大家有身处迷宫的错觉。但四面规整的方向让我不致于迷失。

        下了寺塔,天气阴沉,很快下起小雨。但又得到一个好消息,今天市中心水退了,夜市可以开放。原本有点疲累,听到这话忽然又浑身一振。

        不料晚上去夜市竟然又下起不小的雨,还好没有积水,市场照样开放。暹粒市中心,夜市,老市场,中央市场靠一块儿,主要是卖一些特产,算是这里最繁华地,中间如网格的街道,酒吧和餐厅一家挨着一家,正好是吃货的天堂。

         我们按照计划:先去蓝南瓜吃冰淇淋,然后去围观一下安吉丽娜·朱莉去过的红钢琴酒吧,再去高棉厨房喝水果奶昔,最后到大排档吃一下当地烧烤。

        原来头一家蓝南瓜如此好找,招牌和店内装潢也比较西式,同行三人都点的单球,只有我吼巴巴的点了三球巧克力威化杯。连啃是啃的猛吃。

        然后顺便逛了下夜市,买点特产啥的,我不善还价,还是Z同学在这方面是高手。其实当地最多的就是卖围巾了吧,其次是香熏和香料,还有小木雕。

         又在雨中漫无目地瞎晃几分钟,红钢琴太有名了,一眼就能看到。不过这家不用进,名人效应太明显,一杯鸡尾酒价格比别家贵几倍。就在折角处的高棉厨房却让我们好找,因为门面太小,还问了位突突车司机,又不坐人家车子,好像有点不厚道哈。

        里面面积不大,内部只容得下5张桌子,外边有露天座。我们直冲饮料而去,点了招牌的芒果奶昔,特地要求少放糖,因为当地口味偏甜,如果放进去,甜度即使是习惯南方口味的我们也受不了。最后嘴馋还是忍不住点了一份黄咖喱鸡肉饭,四人分着消灭掉。

         边走边吃的高效率,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最后去的大排档,找的是头一家,因为负责点菜的是华侨小老板,中文流利有些问题就方便问了,Z同学在这方面攻略比较足,推荐大家尝尝烤肋排,虽然已经吃撑了,但看到肉厚油香的肋排,我们还是忍不住点一份品尝。其他看上去不错的是烤全翅,还有AMOK鱼。隔壁桌的老外吃的清蒸鱼配火锅让我又流起口水,结果被训斥:你再吃明天就要躺下了!只好作罢。边吃边和小老板攀谈起来,原来他祖籍广东潮州,在柬埔寨出生长大的第三代华侨,去过一次中国,不过说到他们想回去,更向往的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而不是自己老家。

        大概这几天走路体力消耗多,所以吃了也不觉得肚子特别涨,顺便在一溜小店里转一圈,时间差不多,该走回头路了。

        这一天折腾得可是长了点,从凌晨4点到晚上9点半一直不停歇。前天晚上还聊天到深夜,精神倒没什么不好,果然人在旅途中,状态跟在办公室里蔫得像朵黄花菜似的就是不一样啊。

 

游客Tips:

去小吴哥看日出最好带上手电筒或者手机上有自带照明,否则天黑路不平容易摔跤。另外爬小吴哥寺塔必须穿带袖衣服,裤子或裙子必须过膝,这是政府规定,以尊重宗教需要。有工作人员在入口检查。

买围巾当纪念品景区比市场反而要便宜,可以多还还价。另外,在夜市吃东西要注意不要吃过分刺激肠胃的,有些人比如我比较适应,有些游客反映吃了会拉肚子。止泻药常备为好。

吴哥大景区门票一般分一日票,二日票,三日票和七日票。规定时间内可以自由进出景区,是个胸牌,上面有日期和当场拍的大头照。普通游客一般都会买三日票,七日票适合想等日出日落的摄影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