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本来就是伤感的季节,哪怕只是刚刚踏入初秋。而我,也是迟暮的学生,只剩下短短几个月的校园生活给我享受。

        昨晚和师父吃完饭,说去实验室看看,也是去看孩子。坐了一会儿,师父“赶”我走了好几次,等我真的要走时,孩子说:“怎么不再坐多一会儿,这次见了也许很久都没得见了。”我就这样留了下来,心里有点温暖,更多的是感伤。晚秋的我们,很快就要分别了,当过完最后的学生生涯,我们的冬季也就结束了。随着冰雪的融化,我们开始流向各方,也许从此就天各一方。我安安静静地在看论文,他们在忙项目。很快就到了十点半。

        走出锡科,凉意甚浓。孩子提议去东十六楼下面坐坐。我们叫上亲,在东十六下面坐了一个小时。等孩子买完吃的,我拿了一个冰绿豆饼,然后跟在师父后面,看着他付钱,虽然只有五毛钱,但是感觉很幸福。我越来越喜欢撒娇,越来越喜欢被人疼,被人宠。就好像中秋的时候,我就喜欢亲为我做这个做那个,感觉很幸福;就好像这几天,BB姐和我一起吃饭,总要为我盛饭盛汤,感觉很幸福,很享受……大学里,也只有在你们,才会很自然地照顾我,就连吃东西都会想到我的禁忌,一定会以适合我为前提。虽然我不介意东西有没有不适合我的,但我知道那是因为你们把我放在心里。

        亲和师父一见面就掐,孩子很幽默,一直都很幽默,幽默到我差点喷花生皮。我会记住那个笑话,把它用到实习中去。他们一直在说说笑笑,我一直安安静静的。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孩子说,我温柔的时候像小溪,冷艳的时候如大海。(我和亲一直都不明白,冷艳和大海到底有什么关联)有亲在的地方,就不用我说话,就不用我在说着上一句就想着下一个话题,害怕冷场、尴尬。当然,冷场、尴尬也是看场合的,有些人,在一起不说话也很舒服。我是能动能静的,没有动的需要是绝对安静的。

        时间过得很快,就算我们不想回去,可是到了十二点了。孩子和亲为了剩下的零食在跑来跑去,很可爱。回到宿舍,刷牙洗脸,上床睡觉。一晚上做了很多梦, 梦见我醒来之后宿舍的所有人都回来了,梦见下铺、陈汉元旷课差点被抓让我着急(怎么陈汉元变成我们班的了呢),梦见我实习回来看到师父他们在等我(怎么我实习回来还是夏天呢)……

        秋天来了,微微凉意,我没有像这个秋天一样,那么不舍得夏天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