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真的隔太远啦!站在最后一排!
偷偷拿出相机的时候十分害怕被场内服务员用手电筒照!后来发现,咦,没事。
装作镇定地按快门,可是再怎么样也是50的定焦头,心慌手抖谁还顾得上调参数。我又不是专业的!
但出门以后才发现,脖子上挂的工作证是蓝色绳子,翻过来一看,摄影记者证。
我去!肾上腺素白白分泌了一个多小时。

心心念念的雀之灵终于看到了。
此时爱因斯坦显灵,喜欢的,就觉得时间走特别快,不喜欢的,就觉得特别冗长。雀之灵真的不够看,看不够。
艺术是吃人的,杨丽萍从十几岁跳到五十多岁,一直在往前走,一直在浓缩,最后把四十年光阴变成一段雀之灵。在我眼里简直就像只有四分钟。
只不过,每一秒钟都是经典。

看的时候,眼前就像流淌着一条河,告诉我,看,这就是自在。
比自由更为美丽的,是自在。
用身体,意念,以及各种限制,表达,展现,生命的自在,或者说,理想生命的自在,又或者说,生命理想的自在。

光,从枝桠松萝间滤出,孔雀在树林的空地踱步。即将求偶,即将死去。
空气清新,阳光蓬松,溪水潺潺,时间不存在,因为它被取消了意义。
这不是在东艺的舞台,而是地球某一处通过艺术的镜子倒映在宇宙间遥远另一处的镜像。

只是孔雀在树林的空地踱步。舞者以毕生的艺术生涯向我们呈现了这一瞬间的自在与恍惚。
灵光的河水向我脸两边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