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要去买一双鞋。纯白色穿着走路很舒服的帆布鞋。
我记得我老哥很喜欢穿纯白色汗衫,他个一很多人画很多漂亮的汗衫,自己却一直只穿什么都没有的白汗衫。
我希望我的帆布鞋是闪闪发亮的白。可以在以后黑暗的前路上走的闪闪发亮。至少可以让我亲爱的朋友一直都看见我的足迹,感觉我的存在。

也许大难不死,也许必有后福,也许有得必有失。
可是我从来都不喜欢大起大落,从来不。
平淡两字就能给我最大的满足。
有的时候我宁愿一切从来没发生过。

我就是死性不改。
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话特别多,在该说话的时候却沉默了。
假装没心没肺,假装莫不关心,假装理直气壮,假装置身事外。
说到底我就是不懂。
从前是不懂,然后是一再妥协,最后是放手。

是件麻烦的事情。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我说过,我有些时候的状态是我自己都力所不能及的。

有的时候我最迷茫的是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迫切的想要,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说过的渐行渐远,都是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
有时候真恨不得抽死自己。

夏天就要过去,可是天还是依旧的热。
立秋之后我就20岁了。
觉得我还算个好人的麻烦请举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