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支书问我要个信封,我问他为什么?他不肯回答。也罢。孩子嘛,总是有他的用处。后来转到班级才发现,原来他在一个一个地收捐款,“这儿给一毛,这儿赏五分……”就差跟我说“快掏钱罢班主任诶”。盖云南旱灾,团委要求各班捐款,多少不论,凑整即可。

我想这样的事儿好像发生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是绕过我们班主任直接找团支书或班长操办,我想,大概是团委老师想要培养班干部能力吧。但现实是捐款的情况并不理想,全班加起来大概不到100块钱。在这捐款过程中,班干部的工作积极性肯定会受挫的。我后来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要去捐款呢?我也好在办理给你发动一下。他办了个鬼脸,说: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

好一句“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充满着无奈、不满,兼带着调侃和完成任务的心态。这丝毫不怪学生。当一件事情被当作政治任务去完成的时候,就很少会产生高尚的感觉和原意去做冲动。这不是因为学生没有觉悟,更不是吝啬;而是看上面是否也视之为政治任务,完事儿拉倒。

团的工作现在越来越难做,因为思想多元,信息交流量大,学生不再视共青团为一个必须依靠的组织。团的建设如果不由下到上,积极依靠学生,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情,满足他们的切实需求,那么团生命力是微弱的,影响力是微茫的。过年了,先给“祖国母亲拜大年”;得金牌了,先要“感谢国家”——这样的组织,不等着挨啐还干嘛呢?

好在,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为改善团的工作做着努力。但我想,首先要是程序民主,信息公开。就拿捐款来说:发动团员捐款,团组织必须要告诉他们,为什么捐?捐多少?捐给谁?为了保证团员们捐出去的钱不会成为打狗的肉包子,还必须要有反馈,即使一块钱的捐款,也要有反馈。这样的工作看上去很繁琐,但是这对于每一个基层团组织来说,这是凝聚力和战斗力的保证。

我们常常说西方国家政治掣肘,运行低效;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这话从国家层面是否正确,我不敢说,但是就微观组织而言,一个强调民主协商,成员自治的组织要比由上而下,只管执行的组织有着更强的生命力和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