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前没有彼岸只有河流

然而漂泊也不属于我

我坠落成天上的月亮

众人为我举杯,独留我不得饮醉

于是我化身满天星辰

日升日落,我铺张地闪烁却不再

言说,那已衰亡的我

若有目光再射向我

我将乐意展览我的

余生,我不再渴求太阳

我安于作为月亮的命运

不刺眼的,终究不值得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