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看看四下无人,少年把斗篷一掀,步伐轻快的跑上石阶。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跟了过去。
这里是供奉拉的神庙。而年轻的王子殿下为什么偏偏要在自己十五岁生日的清晨和他一起偷溜过来,还不准他告诉别人,个中缘由他怎么也想不出。虽然说举国上下正为法老宝贵的独子庆祝生日而一片忙乱,导致这里没什么人,那也不必偷偷摸摸的啊。正大光明的让神殿的神官们准备一下不好么。
不过被他抱怨的对象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心声,正蹦跳着跑上供奉堂。他也只好赶紧跟过去,跪在少年身后和他一起祈祷。
祈祷完毕后少年得意地转过身来向他宣布。
“塞特,我十五岁了。”
“我知道。”
“之前不是约定好了吗?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所以我们一起过。闭上眼睛,我要送你生日礼物。”
这个要求通常都是一次恶作剧的开头。不过他还是将信将疑的照做了。
唇上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和那个人炙热的鼻息一起令人心跳加速。
那是在漫漫时间长河里流淌的他所有的记忆之中,最初的,恋人的吻。

又是一个下午三点。
马利克在看到姐姐对着来电显示的号码露出的微笑后,识趣的起身走人。
现任开罗博物馆馆长并未注意到弟弟的行动。待铃声响过三遍之后,她才拿起话筒。
“你不是说他回冥界之后一切就都会回到正轨的吗?”
电话的另一头,KC社长正怒气冲天。
啊不,说不定现在应该再给他加上另一个头衔——曾经的法老。
现在的他,拥有前世所有的记忆。
“您所认为的正轨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彷佛早有准备似的,伊西斯反问道。
这句话将KC社长直接击沉。见对方迟迟未有反应,伊西斯追问道。
“您之前允诺给臣下的奖赏,现在可否赏赐给臣下了?”
“他……也像我这样吗?”
“那就需要您自己去确认了。”
“……我知道了。”
对方挂掉了电话。一直在门外偷听的马利克推门进来,正看见姐姐一脸的得意。他忍不住发问。
“姐姐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吗?”
“是啊,看我的情况不就明白了么?”
法老也是不好当的啊。马利克生平,第一次从心底发出这样的感叹。

时针指向六点。
海马公司的现任社长、灵魂人物、社员们的精神支柱、吉祥物(啊这个不对)——海马濑人正一脸不快的从办公室赶往停车场。按照通常情况来说,KC社长准点下班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今天看来是个例外。
倚在青眼白龙造型轿车上的黑衣青年,无疑正是现任游戏王——武藤游戏。看到海马过来,他笑着起身。
“刚好准时到。这次就算平局。”
“谁要在这种事情上跟你赌!”
“就当是你上辈子欠我的。”
“我有欠过你什么吗?!”
两个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后,海马熟练地开车上路。
“这要说起来可就多了。当年我们的约定可是还有很多没有实现的哦。比如说要两个人一起在尼罗河上划船,一直从底比斯划到入海口看日出;还有伪装成夫妻去孟菲斯私访;再还有……”
“你就说你现在想去哪。”
实在是听不下去了,KC社长急急打断他。
游戏轻轻一笑。
“先去吃饭。然后回家。”
“回谁的家啊。”
“随你高兴。”游戏轻描淡写地回答,那架势中大有“反正两边都一样”的意味在里面。这幅模样让KC社长不禁恨得直牙痒痒。
“为什么转了一次世以后,偏偏是不要脸的程度越发变本加厉了呢。”他用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气音抱怨道。
游戏撑着下巴把脸转向窗外,对着街边的灯火小声说。
“总比变本加厉的部分是傲娇度要来得好。”
宽敞的车厢内,一人憋屈,一人偷笑。

后记:
啊哈哈哈撒花庆祝!!!这可是N年的深坑啊啊啊啊!!!
最后那一句终于写出来的时候我好满足啊。
其实这段在内心藏了有好几年了,今天总算是吐出来了。有种“得偿所愿”的快感(真的)
这篇文里其实包含了我对游戏王这对孽缘的恋人的最核心看法。那就是游戏是亚图姆的转世,社长是塞特的转世(后面这点是不用说的)。然后嘛……虽然性格上确实有差,但是他们的本质是不变的。这其实也是我不喜欢双游戏这个CP的原因,自X一点都不萌(汗
其实这个故事写得很匆忙。埃及的部分查资料查得手忙脚乱的,写得也不详细。如果有误还望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不过总之是完结了!在2012年社长生日这天完结了!社长生日快乐!
顺便一说这个还有个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