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时代,都可以诞生能进能退,刚柔并济的个体。

­ 我对“稳定”的定义是:永远站在对的那个位置上。 ­ 在这个时代,纵情纵性大行其道,克制已经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但人性的饱满和节制,其实是不冲突的。 ­ 什么是本分?就像花草,枯是一种本分,荣也是一种本分。做人,兴是本分,衰也是本分。一个人,可是是高士,又是权臣,重要的是,“取一个自然的方式”向前走。 ­ 爱一个人,不是给得多就好。真正的爱情,并不是一整块的东西,一个素材,我拽给你就完了。爱要精雕细琢。但是,在我们这个浮夸的年代,大家缺乏的恰恰就是精美的、去爱的能力。 ­ 生活就是这样,小事一直不断,回想起来,也就是一两件事,但那已经是一辈子。 ­ 有一个词叫与光同尘。在世界上,你要学会如何同流,但是不合污。与光同尘是说,要和光一样,和灰尘一样,要学会混在一起,不要做出很清高的样子,和别人不同。要宽厚,你无从选择这世上和你走这一趟的人,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 ­ 懂得爱自己,何尝不是最强大的自信。 ­ 爱是一种惯性,而遗忘也是一种惯性。 ­ 徒有技巧成不了真正的大师,只能成为匠人。大师必然是内在有人格,外在有风格。 ­ “永续”才是乐活最重要的概念。 ­ 很多烦恼都是因为太FOCUS在自己的身上,去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公司,赚最多的钱,住在全世界最酷的城市。后来才体会到,常常当下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其实后来都没什么,而被轻视的东西往往最珍贵。 ­ 能结婚的感觉往往是最简单和自然的,比恋爱简单多了,追一个女朋友有可能,但婚姻不是能追求来的,追求也许能得到一场婚礼,但追求能维持一辈子的婚姻吗? ­ 越是接近自己的路,你就会变得越踏实,想的事情反而更少了。因为你的目标更集中了,你不需要说那么多话来表白自己。 ­ 人生没有所谓的尽头,只有不断坚持。 ­ 人生是中性的,没有好的一端,也没有坏的一端。人生没有确实的定义,它的意义和样貌是我们自己“中性”的思维所决定的。“中性”具有最大的能量,是最开放并且没有自我设限的。越向“中性”靠近,人生越开阔明朗。 ­ 人生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晚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只要你想,什么时候开始都是对的。哪怕真的晚了,又有什么关系,所有的时间都不是白白流逝的,最怕的是停留在原来的地方,徘徊不前。 ­ 受伤和受伤后的痛苦,其实是生活的常态,走出来才能转入生命的自在境地。 ­ 人的最大无奈,往往是时间上的无奈。就算你有认识,有方法以及有足够改变一切的智慧,还有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时间。历史上很多强者最终都在时间面前败下阵来。 ­ 做人不要怕矛盾,矛盾是催生剂,人就是在矛盾中清醒、成熟、坚强起来的,没有矛盾,人永远是个婴儿,矛盾一回,就把你磨练一回,成熟一分,稳重一分,淡定一分。矛盾是个过程,很快就会过去。 ­ 不管你周围是什么人,在做什么工作,你都可以选择过自己最喜欢的生活。幸福是造化,也是一种能力。 ­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