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中日钓鱼岛之争在7月酷暑进入白热化,双方官舰民船齐上阵,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但这背后双方基于国家利益甚或夹杂政客私利的严肃算计,却不应被冠以“闹剧”之名。
就以常被唤作“闹剧”的石原购岛为例:东京都知事挟被2010年撞船事件激发的日本厌华民意和美日安保新约的绿灯照应,叫板“对华软弱”的日本民主党内阁,就有利用中日紧张关系促成日本地方右翼大联合,为推翻民主党政权、压制最大在野党自民党铺路的盘算。
随着石原购岛在资金瓶颈上的突破,以及钓鱼岛及附属3岛的“租约”明年4月即将到期,野田首相被迫公开表态将推进有别于“东京购买”的钓鱼岛“国有化”方针,称从维持对钓鱼岛“稳定管理”出发,将与“岛主”沟通,希望最快于9月底完成国有化。
日方所谓的“岛主”,是东京都以北琦玉县的大土地资产所有者栗原国起。他对无党派的石原慎太郎情有独钟,不愿卖给中央政府。这也是石原叫嚣着让中央政府“闭嘴”的底气所在。
政府购地在日本司空见惯,东京都以前就购买过相隔甚远的静冈县的土地,而中央政府近来也对23座离岛实施了国有化。按照日本单方面的说法,除与钓鱼岛相隔较远的附属岛屿大正岛(赤尾屿)外,钓鱼岛及较近的3岛均在1930年代初期被日本政府以1.5万日元的价格“卖”给了古贺家,后者用来建木鱼加工场,1970年代这4岛才“转让”给栗原家。
中国外交部一再重申,中国的神圣领土决不允许任何人拿来买卖。不排除日本上下也有借“所有权转移”模糊对钓鱼岛主权归属理由之一“发现权”的考量,因为中方握有最早发现钓鱼岛的充分理据,而日本内阁于《马关条约》签订前在1895年1月14日以钓鱼岛为“无主地”之借口将其纳入版图,从法理上根本站不住脚。但就石原挑起购岛事件的本意来看,他的确是想利用购岛后在岛上大做文章来捞取政治利益,这是政客的老谋深算,绝非口头逞能的闹剧。
image东京都之外,人口不到5万的冲绳县石垣市,也对“辖区内”的钓鱼岛被中央政府冻结开发不满。石垣市市长中山义隆表示:“希望东京都和石垣市共同取得(钓鱼岛)所有权。”他还建议在岛上修灯塔、港口。此外,该市议员三番五次私登钓鱼诸岛,日本海上保安厅却对其奈何不得。中日高层间有关“不互相刺激、不做过激举动”的默契,每每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个人行动打破。
这些零散的个人行动,也并非小丑式的闹剧,反倒颇受所在地舆论期许。普天间美军基地搬迁风波后,冲绳县民对民主党内阁的希冀破灭,剩下的就是对中央政府在意的问题屡屡发难找碴;而石垣市觊觎钓鱼岛,也正符合冲绳县的海洋野心——钓鱼岛除了渔业、油气及军事价值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位于冲绳海槽的西侧上沿,一旦日本领有该岛,将跨越冲绳海槽,踏足中国的大陆架,中日间海洋边界就无法按中日各自的大陆架来划分,而便宜了主张中间线原则的日本,其中得益最大的自然是冲绳县。
闹剧是看客的,陆地面积3倍于南沙群岛的钓鱼诸岛容不得闹剧。如果说,日本上下对钓鱼岛“殚精竭虑”各打盘算的话,我们在增加海上巡航执法频率之外,也有必要成立钓鱼岛研究院,对日方一举一动抽丝剥茧、去伪存真,而非动辄斥之为无厘头“闹剧”。智、力并举,我们才能步步为营地拿回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