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已经不能客观的去描述我对这组作品的视觉反应。每一种客观的描述都带有强烈的侵越性。以至于破坏作品本身的艺术效果。

这段时间在病中,我感悟到:艺术就是对主观世界的描述。

那么说,主观世界就是艺术的起点。并且它不是想象,不是思维构造,不是幻想,不是述说,不是记载。它只是形象的。在意识中由主观意识呈现的那些与我有关的或旁观的事。

一个自我内在的世界。

它是活的。它不断发生着这事,那事。只是我们往往在梦里,才可以清晰的看见。因为醒着的时候,我们多是在用思维,去认识客观世界。只在梦里,我们的意识才去发现“我们自身内在”的主观世界。

于是,对这组作品的感受。我分别写了两首诗,它们与这组作品的关系,并非是去客观的描述这组作品。

它们是我窥视见的,我的主观世界。由于这组作品所产生的一系反应。

                                ——只村

image

它本身,透明纤维
   它本身,凝结的琥珀玻璃
 上帝
 它拾颜。捏出孩子点燃的蜡烛火
有透明的美。逐破开,渐收起;一下想到失明

 失明上帝。

image

沉缅怀的游离(曾经伤逝一些
  空置。空置    置与

井下水沟排水口
   置放的壁垒。坚强的游戏
 韧

 猝

   摒放弃。游鱼的活泼,未但

()

后卫诗社:原文出自http://caoto.blog.sohu.com(caoto博客).本社已得到原作者转载认可.并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