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喜欢看恐怖小说的朋友来说,七根胡这个名字似乎并不陌生,鬼吹灯更是熟悉不过。现在,我把七根胡和鬼吹灯放在一起,很多人会觉得意外,七根胡和鬼吹灯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之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前者是我极其欣赏的一个恐怖小说家,后者则是我极其欣赏的一个恐怖小说。但需要澄清的是,七根胡并不是长篇恐怖小说《鬼吹灯》的作者。

闲谈七根胡,再看鬼吹灯


  对于喜欢看恐怖小说的朋友来说,七根胡这个名字似乎并不陌生,鬼吹灯更是熟悉不过。现在,我把七根胡和鬼吹灯放在一起,很多人会觉得意外,七根胡和鬼吹灯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之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前者是我极其欣赏的一个恐怖小说家,后者则是我极其欣赏的一个恐怖小说。但需要澄清的是,七根胡并不是长篇恐怖小说《鬼吹灯》的作者。
  眼下,历史类图书大行其道,恐怖小说也貌似雨后春笋,大有破土而出的势头。事实上,早在2004年底,恐怖小说就已经在网上广为流传。或许更早,就我个人来说,恐怖小说在2004年底前后开始有了一点气候。当时我还在出版社工作,开始接手的四五本书稿就是恐怖小说合集,其中七根胡这个特殊的名字和他几个中篇恐怖小说一直让我过目不忘。直到2006年,我碰到七根胡本人,才知道她原来竟是一个女儿家,这当真令我惭愧不已。
  就我当初对七根胡的印象来说,她文字老道沉稳,语言干净利落,实在难能可贵,更让我钦佩的是,她的小说不是用惊声尖叫来迷惑读者,而是着力渲染当时的环境和氛围,呈现给我们以身临其境的画面感,随着她不紧不慢的叙述而步步深入,直到进入她文字中早已设置好的机关和暗格中,仿佛迷宫一样,到处看似出口,实际上都是死角。但在山穷水尽处,仍有峰回路转的悬念。她就是这样不动声色,看她文字的人却在寂静中感觉到了心惊肉跳和魂飞魄散的恐惧。
  2006年9月,七根胡的新书《菩提美人》正式上市。在跟她的闲谈中得知,她的这本新书也是她到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部作品。的确,跟之前的小说相比,《菩提美人》的文字似乎更加简洁流畅,少了点深沉、严肃和庄重,更多的运用一些短句,文字风格也显得更明亮一些,“鲜明的颜色中总透着一种怀旧的感觉,一种自我麻木的陶醉,陶醉在内心的挣扎中,陶醉在对事物的厌烦中,陶醉在对死亡的痴迷中,也陶醉在对彼岸花的幻想中”,这几乎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七根胡。
  所以对恐怖小说作家来说,七根胡绝对是一个异数。对恐怖小说来说,《鬼吹灯》则是另一个异数。有人不知道七根胡这并不意外,但若有人不知道《鬼吹灯》则绝对让人惊讶。《鬼吹灯》在起点网站上有着三百多万的点击率,现在也正以每日近万人的搜索量在百度十大小说风云榜中居高不下。在我的同事和朋友中,鬼吹灯俨然成了一个新的热门话题。所以说,你可以没看过鬼吹灯,但你不能不知道鬼吹灯。
  什么是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在小说中首创历史上四大盗墓门派——摸金、卸岭、发丘、搬山,其中摸金是技术含量最高,规矩最多的门派。“人点烛,鬼吹灯”是传说中四大盗墓门派之一——摸金派的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定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例。
  的确,没有什么比远古的文明、失落的宝藏和神秘莫测的古墓更能吸引观众的眼球了,美国商业大片《盗墓迷城》等无不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这使人们在跟随电影或小说中的主人公一起进行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体验前所未有的刺激。
  《鬼吹灯》就是这样一本书,描写的就是盗墓者的经历,以一本主人公家中传下来的秘书残卷为引子,通过一系列的冒险故事而展开。三位当代摸金校尉,利用风水秘术,解读天下山川脉搏,寻找那些失落的龙楼宝殿,在危机四伏的陷阱中步步惊心,环环紧扣,超越极限与想象力的挑战,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揭开一层层远古的神秘面纱。
  有人说《鬼吹灯》比倪匡写的《卫斯理》好看多了,这也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倪匡的《卫斯理》也曾让我一度着迷,原因就是在《卫斯理》这部书中也有盗墓的章节。其实说来说去,我们喜欢恐怖小说无非是因为在恐怖小说中,我们可以找到新的兴奋点,找到那些令自己毛骨悚然心惊肉跳的东西,这些东西统统被我们称之为--刺激,就像盗墓,我们既是为了寻求猎奇心理的刺激,更是为了寻求窥探别人隐私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