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V宝4个月了,昨天理了个小平头,乖乖的,今天被带去打疫苗,躺在台上一眼瞄见医生阿姨弹了下那根细小的针,开始大声哭,可惜哭得有点儿早,等针头扎到大腿,胸腔的那口气已经用光了,待要再把气蓄好,针已经打完了。对这个孩子,这算进步。之前的三个月,针头扎上来,药推到一半,才迟迟顿顿觉得,正在被打针,赶紧应景哭两声,奶奶不放心,特意问体检医生,医生说,不着急,四个月后才会有敏锐的痛感,果然。

育儿书上说,刚出生的三四个月,小人儿要学着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逐渐习惯起来。毕竟,从一个温暖、昏暗,食管喂饲,超级VIP待遇的小包房到了一个需要很多人共享,有刺眼的光和吓人的喷嚏的新世界,得学习吃饭、便便,还得被逼趴趴抬头锻炼肌肉,他们需要一个适应期。如同在大学里,刚入学的新生,需要一段Orientation Time,由老生带着去各处熟悉,哪儿适合约会,哪里可以翻墙……这是段很关键的阶段,根据育儿专家们的观点,这段时期,是奠定一个小人对这个世界安全感的时期,他们对这个世界是信任还是怀疑,他们是乐观还是悲观,就靠这个时期了。

于是,没有大学食堂前的横幅和大喇叭,对于这个哭起来嘴巴扁扁,怕喷嚏,怕“两只老虎”和喜欢小狮子的娃儿,四个拥有了一定阅历的老生,怯生生开始了引导之旅。不出一周,老生们各自的育儿习惯就很明确了。妈妈是翻书育儿族,还会活用各类搜索引擎育儿;奶奶在老家有个庞大的主妇后媛团,大概算电话育儿;爷爷有个老花镜,他会带上眼镜仔细观察——嘴巴是圆是扁,手手在抓眼睛还是挖嘴巴?而爸爸,他负责查缺补漏,打下手儿,最经典的一次,对V妈的哺乳体位与各种图示进行找不同研究后,爸爸给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图片上都是光着的,妈妈和宝宝都穿得很少”。基于这个建议,在那个料峭春寒的晚上,妈妈开暖了空调,学习图示,脱光光抱着大V吃奶,回想,那真是V宝Orientation时期一个荒唐的晚上。类似荒唐的晚上还包括,某日,妈妈认为V宝只盖一个小面巾在肚子上睡觉会冷,决定自己只盖一个浴巾入睡,理由是,“如果我被冻醒,就给V宝加被。”最终,经过一夜,妈妈冻病了,发烧38.1。而V宝唯一的不适只是,不适应过热的妈妈,当日不喜抱喂,只能瓶喂。

当然,大多数时候,育儿的决策来自树种育儿法的互相印证。爷爷一眼不眨地看着大V睡觉的过程:眼皮沉、睡眠笑、翻白眼,到最后眼睛闭紧,双臂耷拉下来,后来,这个过程得到了来自妈妈和爸爸的理论支持,宝宝睡觉需要经过浅睡眠进入深睡眠,睡眠笑与翻白眼都是浅睡眠的特征,睡起来不够沉,放下就醒。只有深睡眠状态的小朋友,才可以在小床上好好睡觉,于是,V宝的睡眠状况,虽然还要看RP,至少看上去可期了。Orientation结束的这一日,儿保医生看了V宝的体重数据,断言说:这孩子可以睡整觉了——她的意思是,不需要担心整晚不吃奶,会影响宝宝发育了。虽然有能力去做一件事和真正去做一件事之间距离还不小,但至少,一夜安眠,在Orientation结束的那一日,也 变得可期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