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衣炮弹

大头当然很喜欢吃各种火腿制品,不过我不大让他吃。去海底捞吃火锅就拦不住了,脆皮肠是一定要点的,但有一次没吃完,打包回来就发现,那个肠有很重的添加剂味儿,事实上我觉得海底捞的汤料也有这个问题,所以也不大喜欢去了。

有一次在飞机上,获发热狗面包一只,大头把那根肠剥出来,很快地吃了,我看着他很可怜,把我那根也给他。他又很快地吃了,吃完自言自语:唉,我真喜欢吃这些肠啊。我想哪怕就是“人肠”,也一定很好吃啊!

有一天他提到“妈妈你在华堂买的那只烤鸡,真香啊”,就是超市自制的所谓奥尔良烤鸡,于是我下班过去买,没想到人家已经不卖了。我就买了玉米热狗肠一包四个回家。那天炒了两个菜,包子馅蕃茄烧豆腐,醋溜绿豆芽,大头就着米饭吃了不少,我很高兴,看他吃的差不多了,给他一个玉米肠,他眼睛大放光彩,吃完还要,一下吃了三个。说起这个热狗肠,大头刚降生时,我们请过一个小阿姨,她很会做饭,有一天翻检冰箱,小心地跟我说:“大姐,这个狗肉肠你们也吃吗?”

昨天晚饭大头又说想吃热狗肠,我说没有了,切了自制酱肉给他,他也表示接受,但喜欢添加剂味道的孩子,对自制的真正的食物,热情总是一般。

大头是不吃红烧肉不吃排骨的怪孩子,我曾经以为他就是不喜欢吃猪肉。后来在做肉松的过程中发现,他喜欢红烧的里脊肉,我总算明白,他就是不喜欢肥肉罢了。后来我常买里脊肉回来,烧好了,切一块,他边看电视边撕着吃,我也就懒得再做肉松了。昨天我将这样烧好的里脊,横切成片,撒上姜蓉蒜蓉,本来还会弄一点醋,但因为做的时候,误把醋当成酱油,已经加了不少,就算了。

这款酱肉很受欢迎,连我这样一年吃不了二两猪肉的人,也吃了好几块。如果就着切面店卖的大饼,和大头爱吃的另一道“盐炒菠菜”,就更好吃了。

蚕听说了,贡献出另一个新鲜方子: 酱油、料酒、一片姜、一粒八角,腌四五天,然后蒸熟。

改天定来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