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读懂我的心意,门里的人轻轻笑起来,那是令人会感到惭愧的透明的好像风般的笑声。
“请不必担心,我不是坏人哟。能够遇见您,我以为是一件好事呐!”

搬家途中,路过街角花园的时候,养了三年的猫突然自我怀中挣脱,跃出车窗,几个跳跃消失在一片紫叶花树中。

自那以后,我都在寻找我的猫,然而两个礼拜过去了,它始终没有出现。

我十分难过。

路过那座街角花园,总是不自觉的进去绕一段路,手指拈着鱼饼干,嘴里发出“喵喵”的声音,期待我的猫会自某处阴影中忽然现身。

“只要看见你健康的活着,那也好呀。”我低声嘟哝着。

所以那天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一簇白色的尾尖,我的心砰砰跳起来,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追,沿着花树之间的小路,七拐八拐的一路跑了下去。

image

其实很快我就发现那并不是我的猫,而是另外一只神秘动物,仿佛有着巨大的蓬松的尾巴,身体小而灵巧,皮毛居然是和我围巾一样的……蓝色!

最有趣的是,它好像有意在吸引我的注意力,每次我脚步慢下来,它也会在路边的草丛中停一停,等我继续追上去。

于是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一直追到一幕高高的蔷薇花墙跟前,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声细细的自耳边掠过,那只神秘的动物不见了。

正觉得沮丧,蔷薇花墙靠下的位置忽然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后一扇小小的拱形的门向里打开,有人在里面用一种非常客气的语调低声说,“那么,请您进来吧。”

 image

我讶异的举头四顾,这里没有别的人,只有我一个。

“对对,蓝围巾小姐,就是您。”

会是谁呢?

我打量着这扇比我家猫洞大不了多少的小小拱门,有种既荒谬又恍惚的感觉。

――啊啊,这么小,怎么可能容我这样一个成年人通过呢?

――另外,即便能过去,在治安不算太好的今天,我是不是该谨慎一些拒绝这样来自陌生人的奇怪的邀请呢?

仿佛读懂我的心意,门里的人轻轻笑起来,那是令人会感到惭愧的透明的好像风般的笑声。

“请不必担心,我不是坏人哟。能够遇见您,我以为是一件好事呐!”

最后这句话像一粒子弹一样击中了我。

当初在路边捡到我的猫时,我也这样兴高采烈的对身边的人说,“遇见猫是一件好事哟!”

后来那个人离开了,捡来的猫就成了我生活中最亲近的伙伴。

可是现在,连猫也离开了。

鼻子有点发酸,我努力定一定神,赌气一样的点点头,好像在回答里面的人又好像自言自语,“好吧,就进去看看吧。”

伏下身,我用膝盖走了两步,如同做梦一般,那扇小小的只比我巴掌大一圈的拱门渐渐放大,一低头,我居然进去了。

抬头的瞬间,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碧蓝的天空下草木苍翠,远处是闪闪发光的湖水,头顶有大块雪白的云彩飞过,投下大片迅速移动的阴影,让人错以为自己也正踏风而行。

我以双手支地的姿势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想起来回头看看,奇怪,那面蔷薇花墙不见了,前后都是一样空旷寂寥的莽莽绿地,心里居然也不慌张,就势席地而坐,静静享受起这难得的平静来。

“啊啊,真舒服呢。”

我喃喃自语道。

在这个仿若隔世的奇异的空间里,我第一次感觉到多年未觉的宁静,和寂寞。

然而,我渐渐觉察出一丝异样。

咦,这么美丽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一朵花?

哪怕是小小的,路边寻常可见的小雏菊,也没有一朵。

“是哟,还没有种花,感觉有点寂寞呢。”

身旁忽然响起一个小小的声音,是之前门里发出邀请的声音。

我偏一偏头,不免有些吃惊。

距离我一公尺以外,端端正正踞坐着的,居然是一只蓝色的狐狸!

 image

看见我吃惊的样子,狐狸礼貌的微微屈身,鼻尖轻轻一扬,清晰的用人的语言说,“欢迎光临狐狸的花田。”

啊,真的是狐狸在说话哟!而且还是一只蓝色的、前爪系着手巾的狐狸!

也许是太惊讶,我竟来不及害怕,脱口而出,“既然是花田,为什么没有花呢?”

狐狸一本正经的回答,“那是因为一直不知道种什么花好呀。”

“或许,”它注视着我的眼睛,我注意到它的眼瞳也是蓝色的,是那种犹如星空一般的黝黯深蓝,“您可以给我一点意见呢。”

“这个嘛……”

狐狸的话像一簇火苗,将记忆里那些久远的早已为时间湮尘所掩埋的角落悄然点亮。

 image

“向日葵吧……”

我想起幼时住在乡下的外婆家,旁边就是向日葵地,每到秋冬收获的季节,大朵大朵金黄色的花朵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壮美的简直灼痛人的视线。

围着蓝色碎花围裙的外婆总是笑呵呵的摘下一朵递给我,“喏,花籽可以吃哟。”

从花盘上剥下来的生花籽吃起来有股天然的清甜味儿,衔一颗在齿间细细啮咬,嘴里会留香许久。

后来我离开了外婆家去了城里,就再也没回去过。

外婆已经不在了,可那片直铺天边的灿烂花田,和齿颊留香的无忧岁月却原来从不曾消失,和外婆慈祥的笑颜一起,始终存在于记忆深处。

“唔唔,真是温暖的花朵啊……”狐狸点着头说,“那么,还有其它么?”

“玛格丽特?玉簪花?星辰花……”

我想起当年刚刚进城时候的自己,虽然年幼,却已经知道乡下孩子和城里孩子是不一样的,课间和放学以后,总是被孤立在一群同学之外,小小稚龄已经初尝寂寞滋味。

幸亏遇到一位很好很好的老师,已经不记得她姓甚名谁,甚至不记得她教什么科目,却清楚记得她温暖的指尖,温和的声线,牵起小小孩童的手从教室生物角一路指点走至门外回廊花圃前。

“都是些很好的花呢……”狐狸点点头说。

“嗯,”这样边聊边想的方式让我渐渐放松下来,我忍不住继续推荐,“还有薰衣草,请一定要试试啊。”

出去读书之前,妈妈亲手做了一个薰衣草枕头给我带着,“真是让人操心的孩子呐,用这个可以定心安神,就不会那么容易头痛失眠了。”

那个枕头我用了好多年,睡在上面有幽幽的仿佛山一样清远的气息,辗转之间会有悉唆碎响,那几年似乎真的没怎么头痛过呢,每次闻到薰衣草的味道就会觉得那就是妈妈的味道呀……可惜后来弄丢了,却从此到哪里都要带一瓶薰衣草精油。

“嗯嗯,薰衣草,记下来啦……”

“当然,还有玫瑰,怎么能缺了玫瑰呢……”我的声音不由自主低了下去。

怎么会忘记呢,那年夏天的那个黄昏。

暮色温柔,晚风温柔,然而都比不上他看我时的眼神温柔。

玫瑰如丝绒般的花瓣嫣然如醉,然而它红不过我酡红的面颊。

“遇见你真好。”

像有魔力的一句话,就算最终没能天长地久,这句话所带来的甜蜜感觉却伴着玫瑰发芬芳沉淀下来。

后来,我们一起在街边遇见了我的猫,我大笑着说,“遇见猫是一件好事哟。”

我的已经丢失的猫。

喜欢吃我做的鱼饼干,喜欢把毛茸茸的脑瓜放在我腿上打盹,喜欢追着扑我裙角的花边,喜欢围着猫薄荷打转……

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悲伤起来,我忍不住别过脸去。

“是这样啊……”狐狸若有所思的说,“原来可以种的花有这么多啊……真是太感谢了,为了表达谢意,请您收下这个。”

它解下手巾递过来,我有点想笑,想要拒绝又不知从何开口。

“这可不是一般的手巾哟,”狐狸仿佛明白我的心意,慢悠悠的边说边帮我把手巾系在了左手腕上,“请试着想一种您喜欢的花吧。”

我虽然不太明白,却依言照做了。

我想起了向日葵,不可思议的是,我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外婆家,阳光暖暖的打在我身上,金黄色的向日葵花地远的望不到尽头,我几乎可以闻到那股掺着泥土味儿的清香。

“这……”讶异的低头,我看见手腕上的手巾上出现了一朵朵美丽的向日葵。

“这可是狐狸的手巾哟!”狐狸微笑着说。

 image

真是太奇妙了,我立刻在脑中一种一种花想过去,玉簪花,薰衣草,玫瑰,香子兰……手巾上这些花次第绽放,而我又经历了一遍记忆中与这些花有关的美好体验。

“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怎么好意思收下呢……”虽然这样说着,另一只手却已紧紧的握住了系着手巾的手腕。

“这样啊,”狐狸笑了,它的眼瞳闪闪发亮,像两颗璨然生辉的星星,“您实在介意的话也可以给我一点儿什么当回礼,随便什么都行。”

“这……”想了想,我掏出那包鱼饼干,“那就请尝尝我亲手做的饼干吧。”

狐狸高兴的接过去,放了一块进嘴里。

“唔唔,真是美味呢,难怪您的猫会喜欢。”

我也笑,不知怎的,心中因为失去猫的悲伤居然减轻了许多。

天色渐黯,我起身告辞。

狐狸并不挽留,伸手指指不远处的一棵树,“那棵树拐过去就是出口啦,请您保重。”

刚要走,它又叫住我,狡黠的冲我眨了眨眼,“蓝围巾小姐,狐狸的手巾是不需要洗的哟。”

笑着道别,走了很远再回头,只见狐狸小小的蓝色的身形依旧站在原处,几乎和夜空融为了一体。

我忍不住大声说,“谢谢您,蓝狐狸先生,遇见您真好!再见!”

“再见!”狐狸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好像透明的风的声音一样。

 image

转过那棵树,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之前的公园里,身后是那堵高高的蔷薇花墙,出于好奇,我沿着花墙走到底探头看看了,后面除了一道铁花栏杆,什么也没有。

“刚才不是在做梦吧?”

我嘀咕着低头一看,手腕上系了一条手巾,上面是一枝随风摇曳的猫薄荷。

“原来是真的呀!”

我正发着呆,脑袋上方有大颗大颗的水珠啪啪的砸下来,下雨了。

一路伸手挡着头,我冲回自己的小小公寓。

到门口才想起狐狸的叮嘱“狐狸的手巾是不需要洗的哟”,急急抬手一看,手巾还在,只是被雨淋的湿透,任我闭上眼睛回想各种花,却不再任何感觉,再看看手巾,也只是洁白的普通的手巾而已。

“原来这句话的意思是狐狸手巾不可以打湿啊,真是太狡猾了,为什么不说清楚呢……”我顿时十分懊恼起来。

掏出钥匙开门的当口,阴影中忽然窜出一条身影,有个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扑到脚踝处厮磨,未及惊跳,我听见熟悉的一声呼唤,“喵~”

image

我想我会一直留着那条狐狸的手巾,只要看见它,我就会想起那片没有一朵花的狐狸的花田。

现在,应该已经开满了鲜花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