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的梦是最不安份的,从这样的梦中醒来,就知道此夜无眠。

梦见孩童时候跟着母亲坐船,逆长江而上,雾霭沉沉,像一盏纱帐把船罩在江心。船落锚安庆,正是从十六铺到汉口港水路的中点。

母亲宽慰我,下午雾散,再走两天就能到家。我不以为然,只顾捡起甲板上的杂物丢到水里,看雾中的江面激起若有若无的波澜。长江是平静的,连风都在这个早晨沉默不语,我倚着船尾的栏杆远望,乳白色的天空溶解了浅褐色的江水,根本辨不清家的方向。

梦里的我回到三等舱,盖上临行前晒过的被单入梦。恍惚间,江上的这一盏大纱帐,雾中的这一艘孤单的行船,母亲平静的言语,被单里太阳的味道,便是我的家。

如今长江上已经没有了船,家却还在。

Eric Bibb - Needed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