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回了趟家。如果没有特别的安排,长假一般都是回家的。
记得10年十一有安排出去玩了一趟,09年是回家的,在我爷爷的池塘钓了很多鱼,还给我们家老狗生的三个小狗拍照片,如今那条老黑狗也不知去向,应该是被人打走了,我们那地现在狗肉馆不少。爷爷家养了条小狗,才一个多月大,黄灰色的毛,典型的土狗,我跟它玩,它怕我,见我就拼命跑,躲到鸡圈里,我抓到它,它就呲牙裂嘴的叫,一副生怕被我活剥的熊样。
其实它不知道,我对狗天生有好感,诸位博客粉丝可能还不知道,我在北京养了条小黑狗,养了半年了,品种不详,像是串儿,又像是土狗,胸前有一小撮白毛,呼之小白,很多人指责我黑白颠倒,其实我是明察秋毫。养狗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要供吃喝、打针、关键是每天早晚得遛,自从养了狗,我养成了诸多好的生活习惯,比如按时散布,勤拖地,勤洗手。这是条既不好看,又不聪明的狗,嘴刁眼馋,小时候还爬到我床上撒尿,撕我的书,甚至还咬破过我的手指,(我当时都想把它直接从窗户扔出去)奇迹的是,我还是养了下来,每当回到家,它拼命往我身上爬,使劲跟我亲热,才会切切感受,这是个有感情的动物。
说到钓鱼,这次回家没有尽兴,前几日一直下雨,3号,天气放晴,去买了鱼线鱼钩还有那种红色的蚯蚓饵料,真蚯蚓做的,五香味。再次去爷爷池塘,这次空手而归。下午妹夫妹妹叫去他们那边钓,我们镇中学旁一个安静的小山坡上有的池塘,钓了3、4条小鱼,颇为寒酸。晚上还在他们一家热情挽留,在那吃了晚饭,这是也妹妹出嫁之后,我第一次以外人的身份去他们家。
临走前,去父亲的坟上看了下,周边种的几十棵雪杉、香樟都长起来了,后者大概有2米多高了,妈妈说,因为她以后也要长睡在那,所以活着的时候,要把周边的风景弄得好一些。现在唯一的担心,是在若干年的未来,要征地,迁坟到拥挤的公墓。在家有天晚上梦到了父亲。
妈妈的身体变差了,不久前就体检了一次,化验指标不好,给她买了一些营养品,又给家里添置了一些东西。发现爷爷也老了许多,奶奶身体还不错,给了他们一点钱,也不知道还能给几年。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来回都是坐高铁。实实在在体会到了发达交通带来的便利。北京到南京,不过4小时,回来的时候甚至不到4小时,中午在家悠闲吃了午饭,下午1点到县城,坐1点20直达南京南站的大巴,3个小时到达,吃了个晚饭,晚上6点的车,10点就到北京了。对于我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这些在过去不敢想象。
我很久没写字了,对写字没啥信心了。最近在看李海鹏的《晚来寂静》,看他的书,才能理会到所谓文字文采,是天生灵性闪耀,无论怎么用功也学不来的。07年去汶川地震采访,也写了一些报道,回来再看看李海鹏的文章,我顿时失去了做记者的兴趣,因为我知道,这辈子,怎么写,都写不过人家。
08年国庆我在干嘛,还记不起来了,还有07年?对于一个后一秒就能忘记前一秒要做的事情的30岁的人来说,记不得三年前的事,也不奇怪。